昨天,市场最高涨到了超过3300点,我所说过的,只要市场越过3000点,就一定要来到3400点上下,至少要涨到3300点的预言也兑现了。

  但是,这并不值得我们多么高兴。


  站在3400点这个重要的点位之前,我们对这一轮大反弹行情有了更为明确的认识。因为这是一轮畸形的行情!

  谁都不可否认,这轮行情,是在管理层直接扶持,并直接拿出真金白银来推动行情是分不开的。

  市场能从1664点反弹到现在,第一要靠政策面的力挺,不仅有4万亿经济刺激方案,而且出了若干个行业振兴规划,并有若干对于房地产、汽车等重点支柱行业的促进政策。而且还拿出真金白银,每每在市场要跌下去的当口,就有某些国字号机构进驻的大盘股拔地而起,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这个是无须置疑的,象中石油、中石化、工商银行、中国银行等,都做过中流砥柱,在关键时刻拉出中大阳线。这意味着什么?

  第二,是在新股发行制度改革方案这一影响市场估值体系的基本制度上,仍然坚持不改革,不搞全流通发行,比如桂林三金这样的小盘袖珍股,居然现在流通盘好象不到百分之十,三个月后首发限售上市,也只到百分之十。这不是国家意志的体现,又是什么呢?这就表示管理层有意维护目前市场估值体系,否则一旦全流通发行,市场的整体估值水平将下降多少?我所作的2009年行情展望,是以新股全流通发行为基础进行预测分析的,在这个基础上,我给出的2009年市场运行区间为1300----2600点,这个并不是错误的。

  轰轰烈烈的一场股改,居然搞出这种怪胎来,产生的是更多的增量大小非。原来高价发行的股票,确实还支付了一点对价,而现在股改之后仍然是高价发行,却连对价都不付,只要过了很短的锁定期后就自动上市了。当然,面子上可以说是市场化定价,但你一只股只发很少一点,那价格就非常容易被操纵了。迟早,这一新股发行改革方案会被市场质疑与诟病,而且会在市场再次大跌中显露出来,再次进行改革。由此看来,福林同志在政治上是成熟的,在证券监管业务上却是不成熟的,或者是不愿意成熟的。他不顾证券市场的实际,搞了一个股市政策服务于经济需要,股票上市服务于圈钱需要,硬生生的把股市搞成了一个圈钱的赌场。

  第三点,是经济与金融方面的直接支持,金融方面信贷过于宽松,并对放贷资金流向闭上双眼,眼角也不睁一下。当然,在公开层面上,并没有人承认说信贷资金流向了股市,对此是避而不谈的--------说是“没有证据证明信贷资金流向了股市楼市”,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你不认真查一查,怎么就说没有证据?就好象旧社会县官太爷一样,人家告某人杀人了,县太爷说,我没看到他杀人啊,这个没有证据说明他杀人了!于是杀人犯就逍遥法外了。

  我一向说,中国最聪明的人都在政府部门内,国家难道不知道过于宽松的信贷会有什么后果吗?难道不知道很多热钱流进股市了吗?难道不知道很多股票存在过份的操纵行为吗?但管理层成立了那么多稽查部门,却没查出个什么来,只拿了几个耗子当典型。只要看看太行水泥这只股票,它有什么原因,要涨到12元以上?没有,但就是没有人查。所以中国股市,是个官僚市,是中国特色的官僚股市。

  当市场来到3400点关口,几乎没有人敢说市场属于熊市了,空头已经被走势教训得哑口无言了。就算象我这样坚定的认为这是反弹行情的人来看,也感觉到,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这一轮反弹,都可以说是一轮牛市!原来没有人相信市场会如此快的走进牛市,就这样形成了。而由于货币与资金供应出奇的大,很多股票出现非理性的上涨,市场早已经进入非理性的状态,这使得市场隐约有了2007年大牛市的味道!

  但是现在,基本面出现了重要的分歧,当然并非政治性的,而是对于以什么方式应对经济金融危机的复苏的路线争论:以激进的经济刺激和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为主的激进派,和以稳健保守的结构调整及适当收缩现有货币信贷政策为主的稳健派,两种观点产生了严重的分歧。保监会主席吴定富对当前部分保险公司“想先拿现金去股市赌一把”的心态提出了警示,个别人大委员很尖锐地批评说,金融监管当局严重失职。尹中卿说从哪个角度看,现在的货币政策都肯定是过度宽松,不是适度宽松。上半年新增7.37万亿元贷款,肯定有一部分流入了股市和楼市,但央行立即反映:坚持适度宽松货币政策,力度宁大勿小,防通胀未列入下半年工作重点,对于有资金流入股市一说,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也立即指出:没有证据说明信贷资金进入股市楼市。温家宝总理最近也在驻外使节会议上讲,金融危机难言见底将继续实施刺激政策,并指出面对当前严峻复杂的外部环境,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继续实施中央确定的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方针政策和一揽子计划,用改革的办法破解发展难题。可见原先由一些经济学家的争斗己升挌到高层的直接对话,其背后深层次的矛盾愈发白热化。

  激进派的观点认为,股市的上涨是有利于保增长的,尤其当前经济虽有见好的迹象,但基础并不稳固。温总理指出:金融危机难言见底。因此继续实施刺激政策是很有必要的,绝不能半途而废。但是我认为,单纯为了保经济增长,是完全错误的一种思想。经济刺激方案不能漫无目的,也不能口号喊得响,而信贷泛滥,漫天撒钱,撒向人间都是钱!这后面必然就会造成楼市贷款的连环坏帐,造成股市的再次疯狂与再次崩盘,造成通货膨胀的恶性循环,使得老百姓的口袋经过一冷一热后再度被掏空。

  奇怪的是,中国现在通货膨胀其实已经有了,却没有人愿意承认。房价再次暴涨,地王再次出现,这是怎么来的?这其实也算是物价的一个方面。想到这里,我不由得记起从1992年到2002年主抓中国经济全局的,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奠基者朱镕基同志,做起事来真的是雷厉风行,全局在胸,运筹帷幄的能力与气魄;而现在的温总,固然是个好总理,但可能只适合做个婆婆妈妈的人,对经济全局的把握是完全不够的,他的能力固然是比不了朱总,恐怕比我也有所不及。现在的经济形势,最好的刺激,不是普遍的刺激,不是瞎放贷,而是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刺激,重点进行产业结构调整,重点扶植高科技优势、自主创新、节能环保新能源等方面的产业。现行的刺激政策,是生怕款子贷不出去,这样各种落后产能----包括小煤矿,小冶炼都开始复苏了,并开始了更好的生存,这不仅不利于产能的优化与产业结构的调整,而且挤占了现有的资金与市场资源,营造出一个虚假的经济繁荣假象-------于急功近利的“保八”目标可能有点用,但这个增长是病态的,是不利于经济长远发展科学发展的全局的。

  从这点上来看,我是倾向于实行稳健的经济刺激方案与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的。这才是真正长远的策略。我认为,经济基本面上的观点分歧,也影响到本轮行情的根本动力-------宽松货币政策的变化。后面的争论,必然会让政策面进行适当调整。考虑到主管经济的温总观点激进,出于保八政绩的需要,也不可能非常卖力地进行控制,所以最后仍将维持一定程度的宽松或说泛滥。但下半年刺激内需与消费的政策将比现在更为激进,货币政策将有紧有松,必然有一定程度的调整,利率与准备金率调整手段也会走向前台。对房地产等行业,将会有所控制,对股市也不会过份支持。

  有很多人说,股市行情与经济基本面是不相关的,这纯属瞎话。一旦经济基本面与货币政策影响到资金的供需关系,证券市场能不受到影响吗?经济与金融危机,于美国是重伤寒,于中国是重度风寒感冒,经济金融是血管,货币就是血液,你注入那么多货币资金在血管里,是不是要疯狂奔流?外需已经严重不振了,内需一时提拔不起来,除了会搞很多不必要的项目外,那资金不流进股市楼市,又流到哪里,难道放在家里,给银行付利息不成?而最后的恶性后果是什么?

  总起来说一句,3400点上下,市场肯定会有个调整。


  问题的关键是3400点之后,行情会如何走,这就与上面所说的经济基本面的分歧有直接关系。如果稳健派的观点占得上风,那么3400点左右,就会成为本轮行情的顶部,大B浪行情就此结束,后面的行情就是下跌,反弹,高位震荡后,再次下跌;而如果扩大投资与宽松的货币政策不进行调整,并且仍能保持其延续性,则市场理应进一步向好,在3400点进行一定的调整后,再次向上并没有什么疑问的,那时不要说4000点,恐怕5000点都有可能到达的-------只要资金多得不得不涌向股市,那有什么点位不能到达呢?因为很多股票的趋势都已经扭转过来,只是出于对基本面的疑问,在大幅拉升方面有些犹豫不决,唯恐遭受政策利空的袭击。

  我始终重申,不管后面1664点会否再次被击破,这轮行情也只是一个反弹,因为6124点以来调整的时间并不充分,仍需要一个时间上的平衡,这就比如97年1025点与98年1043点以及99年1047点一样,后者才是一轮牛市的起点,这是时间与点位共同确定的。


  而从工交中建四大行来看,它们的走势,在这一轮行情中,其实并没有来到最佳启动点,这一轮行情只是对去年杀跌的一个报复反弹,后面必将迎来一个残酷的杀跌与漫长的筑底过程。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行情将如何演绎。而从国际石油期货来看,今年6月73元多的高点,有可能就成为今年的最高点,而美国股市,在持续几个月的反弹后,将再次步入漫漫熊途,而美元可能会再次走升势,不会大幅下跌。这就说明,目前国内的资源类期货商品与股票的大涨,是无法持续太久的,本轮反弹行情也行将接近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