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是一种发生机制。说它是能量,太笼统;说它是力,迷本体;说它是物质,简直是没头脑的人说的;说它是精神本体,似乎缺少了什么;说它是陀螺,是一种有益探索。


  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意思是说“道”不可道(1,“不可道明”,2,再引伸为“不必道明”)。而古人又云:“天道左旋,地道右旋”。这是一种接近于说“道”是陀螺的说法。但我认为陀螺仅是“道”的一种现象,还不是“道”的本体(世上万事万物皆是道的现象,陀螺比常物更接近于道的本体);如果那么容易说清楚“道”的本体,老子也不会说“不可道”的。“道”在我们身边无时不在、无处不有,但就是不可道。为什么呢?我以为,只有一种解释:人的身体和人的意识都只能承受“道”,不能反映“道”(光线穿透成像物原理)。所以说“道”不是人可道的。只有一种能反映“道”而又不承受“道”的“物体”才能道“道”(说明道)。而这种“物体”存在吗?由于“道”无所不覆盖,所以这种“物体”或更纯净在“反应体”是不存在的。以上逻辑证明“道”不可道。


  现在科学技术发展,认识和说明“道”应该有所转机。因为科学是以"反自然脉"状态出现的。反自然脉就是反道,这不机缘来了吗!但是,反自然脉毕竟是宇宙、人类和生命的杀机,科学认识了道,何偿不是加速人类的灭亡呢?这真是人类的悲哀!但是从另一方面讲,也是宇宙的定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