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2005年7月汇率制度改革之后,人民币逐步实现了升值。2006年5月之后,人民币基本保持了持续升值的趋势,尤其在年底的这段时间,升值的幅度明显加快。11月,人民币汇率的一道道心理关口被轻松突破,当月累计升值近400个基点。12月4日,人民币汇率更是创出1美元兑7.8240元的新高。

    导致人民币升值加速的因素很多。从基本面的情况来看,中国的贸易顺差继续扩大,前三季度贸易顺差已经达到1099亿美元,超过2005年全年水平。外汇储备毫无悬念的超过了一万亿美元。严重的外部失衡带来了人民币汇率调整的压力。从美元的汇率走势来看,这段时间美元再显颓势。按贸易额加权计算,10月中旬以来,美元汇率下跌了近4%,这个跌幅的一半以上发生在11月20日以后。从市场因素来看,年底由于各企业和机构对现金的需求增加,因此将抛出美元购买人民币。本周以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带队的美国高级经济代表团要到北京参加首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也是人民币加速升值的一个背景。

    2007年人民币汇率政策应该在年底的升值趋势基础上趁热打铁,提高汇率制度的灵活性并进一步推动人民币适度升值呢,还是会在今年年底的上涨行情之后进行回调?我们认为,2007年人民币会面临来自国内和国外的压力,升值趋势难以遏制,顺水行舟才是合宜的做法。

    2007年美国经济将会出现衰退,主要是由于美国的房地产市场迅速降温。住宅投资在美国的GDP中大约占6%,估计下半年美国住宅投资会下降15%,这会直接导致GDP增长下滑大约1个百分点。住房市场下滑导致居民财富减少,会进一步影响到美国明年的经济增长。美联储的加息周期到今年基本到顶,明年如果美国经济形势恶化,美联储可能会小幅度降息,而欧洲中央银行和日本银行继续加息的可能性很大,这会缩小美国和欧洲以及日本的利差。美国同时存在着巨额的贸易逆差和财政赤字,这种双赤字的格局会导致美元贬值。从最近的趋势来看,一些国家的中央银行,尤其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央行开始调整自己的外汇储备结构。美元在全球央行外汇储备中所占的比重正在萎缩,一些国家甚至实行了更为激进的措施,如俄罗斯已经将其外汇储备中美元资产的比重由85%减少到了45%。这些动向均会影响到市场对美元的信心,并加剧美元的进一步贬值。

    预计明年中国经济仍然会保持较快的经济增长,但是内外失衡的问题依然存在。2005年7月汇率改革之后中国的贸易顺差不仅没有减少,反而继续增加。这一方面反映出来人民币的升值幅度其实并不大,尤其是在美元贬值加速的时候,中国对其他货币比如欧元和日元是在升值的,这使得人民币的实际有效汇率不仅不是升值,反而是在贬值。另一方面,也反映出贸易顺差受汇率变动的影响不大。中国的贸易顺差主要是由加工贸易贡献的,加工贸易受汇率的冲击并不大。假如贸易顺差和外资流入仍然增势不减,外汇储备的膨胀也是不可避免的。这将给中国的宏观政策带来更多的制约和束缚。

    我们认为,人民币小幅度升值的成本被低估,而适度升值的风险被高估。小幅度升值不利于打消市场上对人民币的升值预期,反而会鼓励热钱流入。适度的升值却有利于使市场预期出现分化,目前市场上只有对人民币升值的单边预期的尴尬局面将会被打破。升值尽管会给出口部门带来一定的困难,但是政府可以通过其他的政策帮助出口企业以及出口部门的劳动力进行调整,比如税收的减免和对失业工人的培训等。

    对人民币汇率调整的一个不利因素是美国方面持续不断的政治压力。人民币汇率调整是中国的国内宏观政策,而且指望人民币升值纠正美国的贸易逆差更是不切实际的幻觉。来自美国的政治压力对中国加快汇率改革不仅没有帮助,反而会制造不必要的麻烦。然而,从中国来说,重要的是对自己的国家利益做出准确的判断,屈从美国的压力让人民币升值是错误的,为了抵制美国的压力人为的让人民币不升值也是不智的。美国企业研究所有份报告中称,人民币不升值对美国是有利的,因为美国可以进口廉价的中国产品,同时中国会用挣得的外汇购买大量的美国国库券,这相当于为美国的贸易逆差提供了融资。这份报告还谈到,既然中国人总是不肯屈从于美国,那么如果美国施加更大的压力要求人民币升值,中国就越不肯这样做,这样美国的目的就达到了。总之,如果我们不是根据自己的利益,而是根据别人的态度做出决定,即使避免了掉进一个陷阱,也很可能会掉进另外的陷阱。走自己的路,是最理智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