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一上网,就能看到关于房地产的瞎吵吵,如果大家一起扯蛋,政策制定者则更会扯,最终受苦的还是房奴和穷人。所以忍不住,说两句。
 第一、中国的所谓房地产经济,本质上是一种以投资增长拉动消费增长从而刺激GDP走高的经济手段。但投资者大多并非真正的要素所有者,而是土地控制组织和银行,地产商是一个掮客,是借银行的钱倒卖地皮的二道贩子。二道贩子攫利只要做好二点铁定赚钱。一是以极低的成本获得土地;二是能在银行手里借来钱把房子盖起来卖出去。这三者中,土地控制者没风险,因为土地归国家和集体所有,它们怎么卖都是将土地变现,只是多少的问题,这是创造腐败最大的沃土。银行风险最大,它唯一能指望的就是二道贩子把房子卖出去按时还钱和利息。二道贩子的风险在三者之中,除自有资金存在一些风险之外,其余的几乎全都转嫁给银行了,但赚的却是大头。实际上,土地开发商玩的是以国家名义支配的国民土地和银行里的钱,这是典型的空手道。可它中国愣是轰轰烈烈地热闹了好几年。这是一群名叫精英实为白痴的决策者制定的政策,在治国和推动经济增长乏术之时的一个极端无能,并且极其无耻的蠢举。尤其执政当局,它根本不知作为公共权力的执行者或执行部门,有维护公众利益和福利的天然职责和义务;相反,它们在甩掉国企包袱的同时,把民众利益一起做价出卖了。这群白痴本身都不知自己是干什么的,很以为自己是皇帝,想怎么拿国家拿百姓做试验就怎么试,想怎么卖就怎么卖。所以我们要从根本上否定它,这是解放房奴和穷人最本质前提。
 第二、单从地产经济本身寻找答案永远找不到出口,因为其它政策也在为种经济做着无耻的贡献。一个是,在国家拥有土地所有权的大前提下,民众自建房屋权力被彻底剥夺。这里要注意的是,这群经济白痴行使的是一种野蛮而荒谬的权力,它表面上是在推进住房市场化,实际在客观上它是将基本消费品变成了一个阶段性的稀缺资本品。这说明一个问题,如果不是权力集团集体故意向民众抢劫敲诈(因为这样至少可以使那些多占房的有权人将公产变为私产,然后在市场化后急剧升值),那么它们则是十足的政治、经济败类和白痴。另个是,房改表面上看是大家(指机关、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的人员)都得到了国有资产私有化的好处。但实质上,它绝对纵容了多占房占好房的那部分人的权力利益。同时,这一举措也让福利房制彻底报费了。而这里我们还应看到,这种政策快速地推进了住房市场化,并在市场化之后迅速拉高了房价。那些多占房,占好房和好地段用高价将房子变现了。而那些住房消费者这时不得不进入高价房市,为前面的人埋单,后面的人将为现在的人埋单。
 第三、金融机构已经完成了拉高房价的使命,当房市已显露出巨大风险时它们开始撤退。当然,政策性金融紧缩是更大的前提,因为金融风险的承担者最终还是国家。并且,政府也不能让这些巨大的风险投资继续在房市这个大泡沫里变成呆账,甚至废纸。
 第四、中国土地的稀缺性这里就不用讲了。在中国,私人控制土地,或者土地私有化都是不现实的,如果真正实行土地私有化,房价会更高,因为在这一定时期内会让钢铁、建材等行业一齐进来圈钱,中国的泡沫那将空前地超大;从长远看那不可能,因为城市土地无法分配。
仅上述四点,我们就完全可以看出,通过所谓市场化手段控制房价是彻头彻尾地扯蛋。解放房奴和穷人住房的唯一途径就是稀缺的公共品实行全民福利化。理由如下:
 1、市场是由供求关系决定市场价格的;在当前和未来市场下,需求缺口是庞大的。即使将现期全部空房进入需求市场,也没无法满足现在的住房需求,长远看,住房需求高峰还没拿来。
 2、房产的主要成本是地皮和建设成本,政府不能干预建设用材和人力价格,但土地却是由政府控制的。这里要注意的是,政府也不是土地的所有者,而是管理者,土地归国家所有,也即真正的所有权人是全国人民,那么土地无论作为资本品还是消费品,都应福利于全国人民。因此,无论你获得五十年产权还是七十年产权,实际都是使用权。也就是说百姓使用自己的东西要向政府和开发商付高额的费用。这是无耻地讹诈。所以土地应回归福利的本位,尤其在中国这样一个人口与土地关系异常紧张的国家。
 3、当前环境下,房屋主要控制在开发商和少部人手上。开发商不必讲了。那些拥有多套房屋的人在倒卖土地使用权,民众也在为这些人付费。民众的膏脂也在被这些人盘剥。如果真对全国商品房做一次精确的调查,也就是说,那些用别人身份购房,而真正所有者是自己的人,我们就会发现有房的人往往数套,没房的人则一套没有;中间的就是房奴。这是资本在中国房地产经济中对民众血腥的盘剥和压榨。穷人没余有半点余钱将资金变成资本,可支配收入全部成为消费资金。当有住房需求时,且进入住房市场,则整个财务便宣告全部交给所谓的市场了,从而彻底地沦为房奴。一般来讲,房奴裹进的不是一个人,而是至少一个家庭,甚至多个家庭。如果没有意外之财进入家庭收,房奴和穷人终身都不得翻身。
 中国解放房奴和穷人的唯一办法就是“平均地权”!这里所讲的平均地权并非是每个分配多少土地,而是每个国民都有分享国家土地这一稀缺资源的权力。获得这种权力必须要由政府来控制。
 1、如果在中国实现居者有其屋,那么首先要树立全民有房住的理念,就是说每个无房住的中国公民都要享受一套成本房,并且是无房租的。而这套住房可以有严格的面积限制,一旦居住者拥有自己的住房便要退还国家。有人会说这是可笑。但我要说,说这种话的人才是真正地怀有目的,才真正可笑,因为这是能办到的,也必须办到,因为这样才能真正缓解巨大的需求缺口,才能使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少发生屯积房源的事情;同时也可缓解社会危机。
 2、这些福利房分配给谁是问题的关键。以单一独立家庭计算(父母加子女),所有拥有一套并且某一价位以上住房家庭不再享受这一住房福利。这就要对全国住房做一次全面精确的调查。中国的户藉制度是全世界最严格的,如果不能统计出接近真实的结果,那么这个国家机器也就太没用了。同时,为了对付这里面很能滋生的新的腐败,则要建立一套严格的调查和举报制度,对危害这种国计民生的腐败要真正具有重罚性。
 3、中央政府统一控制分配土地,国家各级政府层层落实,设置专门机构,接受最广泛的社会监督。同时各级政府要做出土地规划和
安置时间表,房市可以逐步进入有序状态。关键是这多年来,太多的政策根本就不是从穷百姓的角度出发的,“效率与公平”的破幌子仅就是一个骗人的道具。
 4、自建房制度不宜再实行。这种制度不是不好,而是恢复这种制度会再次产生腐败高发区。土地不宜地方控制分配,整个福利房用地都应归中央分配调控。
___这是中国房奴和穷人在房地产方面解放的唯一出路。用市场手段调控房地产价格是纯粹的扯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