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股市不怕你聪明
            就怕你不聪明


 


“我在大牛市捂了只大熊股”这句话里先要加上两个引号,一个是“大牛市”,第二个引号是“大熊股”。也可以这样讲,这句话有个必要前提,那就是只是指这一只股票,这里我叫它为W股,而且只是指W股在2007年9月12日起到10月15日这一个月的时间。大概是19个交易日。只是指这段时间。也就是说,我捂的还有其它票,如果不设定上述时间限制,那么,W股从艺术上看,就可能不是大熊股;从道学上看,不熊亦不牛;从情绪学上看,可能是大熊股;科学上看我就不知道了。
2007年9月12日,W股开始从62元多下跌,一直跌到10月15日,最低跌到过38元多。跌幅高达40%左右。同期上证指数,2007年9月12日最低点5025点,到10月15日,高点到6039点,涨了1000点。涨幅20%左右。好象16日指数还要高些,摸高6124点。5025点涨到6100多点,可以叫“大牛市”吧;W股由62元多下跌到38元多,不能不说是“大熊股”。几年至今我一直捂着该股,自然其间的9月12日起到10月15日这个“大牛市”里,我也是捂着的。
我在“大牛市”捂了只“大熊股”!
“你还是个老股民,做得太臭了。比我新股民差远啦。”有新股民说。
“你真笨,真呆,呆得伤心。”说话的人似乎觉得我该在62元跑掉。
“猪!”这人似乎在为居然有人在“大牛市”时捂“大熊股”而感到气愤。
当然也有说“做得不错”的。不过说这话的人极少。
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