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每一张报纸的证券版都会看到这样的字眼: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大约每一个炒股的聪明人也都知道,他们进入的是一个风险市场。但是,每一次“大牛市  ”浪潮,都会让一些人忘掉风险而最终被潮水卷走。


  这就是股市,一个验证人性的地方。

  其实,或许再没有比中国成语“利令智昏”更能表达股市风险的了,因为正是逐利者而非真正的投资者构成了股市人群中的大多数,即便是许多据称在寻求价值投资的机构,实质上也有更狡猾的逐利之徒。在新兴的中国股市,实情更是如此。

  当然,逐利并非贬义词,股市的设计之妙便本是要让投机者为有潜力的优质资源来投资的,所以这里从来便欢迎投机。问题是,风险教育如果跟不上,风险调控机制如果失灵,投机泡沫便会越吹越大,“股市魅力”便会演化为“股市魔力”而最终让逐利者大规模亏损。如此,金融市场便会出现动荡,社会问题也便会随之而来。

  当年,“郁金香泡沫”曾让荷兰举国疯狂,一枝黑色郁金香可以卖到一栋楼的价格,但最终,它破灭了,原本傲视全球的荷兰帝国从此沉沦为二流小国。

  如今,中国股市确实有点疯狂,虽然只是开始,但门庭若市的场面甚至已经让一些从不知股票为何物的人们都动了心。事实上,我们已拥有8000万开户股民,这大致是德国的总人口数,而假如股市依旧火爆,这个数量或许能超越1亿。也就是说,继续游戏的结果便可能是让至少3亿人口的生活融入股市博弈中来。虽然机构投资者被大力发展,虽然一年多的牛市也培育出了部分“基民”,但委托理财(相关:证券 财经)并非中国人的传统,8000万户头中的绝大多数还依然是个人投资者———一群自认为很聪明的人,一群到处打探消息的人,一群手头有些闲钱且急于致富的人们。

  一方面,他们是强势的,他们有些闲散资金,是改革开放的获益者,是中国社会的主流人群;但另一方面,他们又是弱势的,从资金、技术到信息,他们基本都不占优势,他们中的一些人是机构眼里的“肥肉”,弄得不好就要挨宰。

  这是典型的“中国特色”,短期是无法改变的。也正因为如此,股市的“三公”原则在中国便显得格外重要,这不是“华尔街绞肉机”中所描述的比较简单的机构博弈,中国股市虽然还不算大,但社会影响力却远远超过如今的华尔街。

  然而,问题正出在这里。因为一个最需要“三公”的市场恰恰是“三公”有待进一步完善的新兴加转轨的市场。在这里,对股价操纵的打击力度,对上市公司舞弊的惩处力度,都依然有进一步的提升空间,依然和美国等成熟股市有一定的差距。在这里,法律法规尚不完善,一些机构和个人依然想利用法律法规中的个别漏洞打打擦边球。更值得注意的是,在这里,信息透明度提升空间还不小,在一般人眼里,能看到内幕信息  的往往是那些“有关系的人”,2006年少数上市公司高管炒股犹如“股神”的事实就告诉广大股民,这里边还有很大的完善和提高空间。

  所以我以为,对投资市场中的风险教育进行口头或者文字上的提醒非常重要,虽然市场是最好的老师,在股市呆久了的大多数投资者都会明白风险的含义,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尽可能地把风险信息尽早地告诉投资者而非让其“烂”在泡沫的破裂过程中。对风险自行辨别当然是投资者个人必修的功课,但社会各方面对风险不断进行提醒和揭示也是一种非常负责任的做法。

  当下,一些官员和媒体都在揭示股市风险,甚至尚福林主席也亲自提醒拉票般“请”人做基民的风险,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在市场各类主体的信息披露改进上进一步下功夫,以作为对口头风险教育的有效补充。毕竟,逐利的人群只要看到利益,在辨别不清的情况下,哪怕是破铜烂铁也都敢买。

  在当前股市火爆的形势下,适当做些风险揭示很有必要。一方面,要加强信息披露的有效性和及时性,加大对股市违规行为进行处罚的力度,防止混水摸鱼;另一方面,现代投资市场基于买者自负的原则,政策兜底时代早已成过往烟云,投资者在进行投资操作时也一定要小心谨慎。在市场火爆之时保持一份理性和清醒心态,便是对市场风险的最好防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