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公正说两句:钮文新说的也不是一点道理没有,然而时机不对,站的位置不对。这样,如果钮兄很少评论股市,只谈国策超脱于股市之外的经济学家、专家,那所发文观点为刘氏辨护,那么股民尚可容忍。而恰恰钮兄与股市走得很近,也经常评论股市。也多少算股市大v式人物,你如此立场、观点,也实则落得违反兔子尚不吃涡边草为人准则,股民骂你是自找的。任何看似对的观点,但离开了对普通股民或普通大众的仁慈,那都会被普罗大众所抛弃。你与刘氏也确实一样,无人性且极为阴毒,散户群殴你和刘氏,那是必然的结果,自找的。另再说一句,韩志国先生,看中了问题的症结,但提出的解决办法我并不认同。我以为人民反对ipo,其本质是反对大股东借ipo,一夜暴富增值,形成比ipo更大的减持堰塞湖。其结果是无论怎样加大ipo力度,争相排队上市永远无止境,一旦ipo上市,大股东资产增值数十倍,谁不想上市,你怎能解决ipo堰塞湖?其结果是,二级市场股民深受其害,股指越走越低,股价不断闪崩,股民财产遭血洗。如果将上市之前股份超过33%股份均按比例转为优先股,那股民就不会要求暂停ipo了。

再说一句,近期偏执的监管政策才是导致创业板指创出2015年股灾新低的罪魁祸首,刘氏推出的一系列偏执毫无人性的监管政策推毁了中国二十几年构建的具中国特色的估值体系、再融资系统,资产自由并购系统,眼中只有ipo,而恰恰ipo制度设计又是极不合理而带病前行。他犯了众怒,任何决策也一样,任何看似对的决策,但离开了对普通股民或普通大众的仁慈,那都会被普罗大众所抛弃。打着脱虚向实引导资金入实体经济旗号,而沦为大股东借上市大肆掠夺普通股民财务的工具,1亿股民渉及3亿人口家庭财产安全,我认为这才是最大的政治任务,可刘氏不顾这些,人为制造金融风险,以致天怒人怨,人神共愤,其罪当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