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30年代,两位经济学家沃尔特·史密斯(Walter Smith)和阿瑟·科尔(Arthur?Cole)就开始研究那些主要的股票在美国这个国家初创的时期是否或多或少与整体的经济表现同步的课题。那时,他们的研究很困难,因为已公布的数据严重“不足”,因此他们不得不“用推断来弥补”。他们所要寻找的是最大并且最稳定的公司。其条件是,它们的股票能持续交易,而且公司从来没有破产过。他们上溯至1802-1820年这十几年的情况,最后只有7只股票符合这个条件。有意思的是这7家公司全是银行:3家在波士顿,2家在纽约,2家在费城。他们想以此建立了一个股票市场指数,但这显然远远不够。于是他们不得不将目光下移至1835年,尽管他们深知这个指数还存在“某些不大不小的偏差”,但最后他们还是找出了另外27家铁路公司的股票。两位经济学家并不奢望建立涵盖整个美国股票市场表现的指数。但是他们找到的答案却是否定的:“银行股票价格的变动显然不能被当做商业表现的晴雨表。”1935年,史密斯和科尔将他们研究的成果写入《美国商业的起伏,1790-1860年》,并出版发行。


????本杰明·格雷厄姆《聪明的投资者》的修订者贾森·兹威格对此进行研究。他认为,史密斯和科尔的数据或许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个大致的图景,让我们看到幸运地投资在这7只碰巧存活下来的银行股以及另外27只优质铁路股上所能赚得的大致的回报。不过,遗憾的是并没有投资者真的拥有这些股票。


????贾森·兹威格指出,从1790年到1800年,美国至少有300家股份公司向公众发行股票。然而这些股票中的绝大部分从来没有在任何交易所进行过交易,从来没有保存下来的交易记录,因此也几乎没有过去的股票价格可供投资者参考。许多投资者在这些公司中的很多家损失过资金,它们大多后来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每个时代都有热门股。那个时代的热门股是运河和收费栈道。1792年,有两家建造大运河的公司首次IPO:一是西部内陆船闸公司,这家公司计划挖几条运河,把哈德逊河与安大略湖连接起来,另一家是北部内陆船闸公司,这家公司的计划是通过运河连接奥尔巴尼、纽约和尚普兰湖。纽约和奥尔巴尼的投资者购买了这两家迅速成长的公司的股票,但是两家公司最后都垮了。



??收费栈道的股票也好不到那里去。那时候它们的热度一点也不亚于20世纪90年代的网络科技股。在新英格兰地区几乎每一个有一定规模的城镇,都有企业穿过森林清理出一条直路,给马车交通提供更便捷更舒适的道路,而其收取的通行费可以将投资者的钱袋撑得鼓鼓的。遗憾的是,因为竞争太过激烈,这些经营收费道路的公司中仅仅少数几家赚到了钱。到1830年,铁路的出现最终给这些道路通通判了死刑。这些曾经受到极度追捧,却又无利可图的股票有多少被纳入早期指数之中?一个都没有。它们根本就没有被包含在内。


????我们现在都无从得知这些股票的投资者是怎么进行操作的,只知道这些股票中的大多数从来没有在交易所里交易过。当时的投资者在遍布新英格兰地区和中大西洋地区各州的小酒馆里推杯换盏,通过谈判敲定价格并进行买卖,因此根本没有任何文件记录保留下来。估计早期美国股票红利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有,记录也早就不见踪影了。但我们能够确定的是很多人在收费栈道、运河、蒸汽船以及快马邮递这些项目上的投资大多血本无归,因为技术变革的浪潮在19世纪横扫美国,将所有的这些产业全部淹没了。不仅如此,整个股票交易的记录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到1865年,仅纽约矿业股票柜台交易市场,吸引的资金就达到8亿美元(按今天的币值算相当于100亿美元)。但是,这些资金最终消失殆尽,却没有一分钱的损失反映到了最经常被引用的历史数据中。


????除了不要将钱过多地投入运河和收费栈道中以外,很难说我们还能够从150年或者200年前的金融市场上得出什么教训。不过,有一点是十分明确的,一旦所有的人都认为股票已经没有了风险,那么价格就没有了上涨空间;那种认为无论你为它支付了多少,股票都似乎肯定会给你带来回报的观点是极端荒谬的。如果按照这样的观点,股票市场就得崩溃,因为投资者不再会以任何合理价格购买股票。实际上,当没有人会想要持有股票时,那些购买了股票的人最终将因为做了他们身边的人现在认为是疯狂的事情而获得丰厚的回报。购买并持有的理论最终是否能够发挥作用,要看是否会出现大多数人都不再相信这个观点的情况。


????所以,历史并不会告诉你是否应该买股票。但是股票价格以及投资者的心理状况却会告诉你这一点。当大家在任何价格面前都相信股票很便宜的时候,投资者就会失去理智,而且也将输得精光。但是,当进行投资的公众相信股票在一次崩盘之后不再值得持有的时候,如果你进行投资,那么你最终将会获得回报。这就是为什么伟大的投资者谢尔比·卡朗姆·戴维斯(Shelby?Cullom?Davis)会说“你在熊市中赚到了你大部分的钱,只是你在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而已”。从那些由于信念已死而心碎的人手里购买到大甩卖的股票的机会,在你的一生当中是屈指可数的。


?2008年年底和2009年年初的股票市场已经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绝好的机会。从那时起,股价反弹到如此高的价位,反弹速度又如此快,以至于很多能够让你买到便宜货的机会一去不复返了。这意味着股票未来的回报可能会更低,而不是更高,这一点可能与大多数投资者现在所坚持的看法恰恰相反。这就是贾森·兹威格先生的精彩论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