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8·20”两市单日大涨7%之后,沪深股指连续6个交易日调整,深成指已连续拉出6根阴线,至此,“8·20”的升幅已在6个交易日的调整中全数抹去,两市股指再度迫近前期低点,股指再创新低恐难以避免。


  由于“8·20”的单日大涨主要是受摩根大通龚方雄经济刺激方案报告的影响,但此经济刺激方案仅仅只是猜测,重大利好消息落空,股指也在一路阴跌中重回起点。


  从大盘近期走势看,股指对周边市场的依赖度明显提高,但也仅仅停留在跟跌不跟涨上,股指对周边市场的大涨无动于衷,周边市场的下跌却往往引发股指大幅下挫,这种下跌没商量的走势充分说明A股市场人气极度低迷,尽管昨天早盘受港股连续三天大涨的影响短暂冲高,但在港股回落及投资者逢“高”减仓的双重压力下,反弹再度夭折。


  自去年年底开始的一轮跌势无外乎两大原因,一是股指在长达两年的牛市中涨幅过大,股价严重透支了业绩增长;二是投资者对经济增速放缓甚至出现下滑的担忧。但自2007年年底开始的调整跌幅已超过60%,市场的平均市盈率水平也由近70倍回落至20倍以下,而A股一向是低价股不低、高价股不高,剔除绩差、绩平股造成的市盈率虚高,大批蓝筹股市盈率仅在10倍上下,蓝筹股凸显的投资价值将有力封杀股指下跌的空间。


  2008年以来,中国经受了冰雪灾害和特大地震灾害的考验,经济的快速增长势头也在宏观调控下逐季下降,今后仍将面临美国经济走弱对中国出口增长的影响、房地产业可能出现周期性调整、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的企业经营困难等问题,但国际原油价格已从147美元快速回落至120美元以下,钢铁、有色金属、农产品价格相继快速回落,输入型通胀压力得到有效的缓解。在节能减排等产业政策的引导下,我国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转型明显加快,经济质量明显提升,及时有效的宏观调控导致经济过热的风险开始消退,经济运行逐渐回归到正常的轨道上,中国目前所处的工业化中期足以维持15至20年7%-8%的增长。两大促使股指下挫的诱因已悄然改观,目前的弱势表现只是基于长期下跌所形成的熊市思维惯性。


  从近期板块走势看,前期较为抗跌的基金二线蓝筹股在本周三股指微挫中大面积下跌,但这批个股的下跌并没有伴随着成交量的过度放大,说明这批个股的下跌仅仅是基金的调仓而非大面积的出逃,在一个缺乏主动性买盘的市场上,少量的抛压足以酿成大跌。从机构投资者的持仓比例看,基金仓位普遍不重,众多新成立的基金甚至处于空仓状态,保险资金也保持较低的仓位水平。低仓位虽然表明机构投资者对后市的谨慎态度,但现金的充足和较低的持股比例带给市场的机遇远远大于继续减仓的风险。基金重仓股的补跌也是股指下跌已到强弩之末的标志,强势股的补跌往往意味着市场转机的来临。


  虽说基金重仓的二线蓝筹股本周三出现大面积破位下跌走势,但银行、保险、券商三大板块出现明显的逆市回升走势,三大板块中已有相当多的个股股价突破“8·20”大涨时的高点。受景气度回落影响的钢铁、煤炭、汽车、地产等板块经过持续回落,也有较强的反弹要求。在金融股回升、弱势板块反弹的双重驱动下,股指出现一轮有力度的反弹并非奢望。中长线投资者可把握金融股转暖回升的机会,短线投资者不妨针对严重超跌的弱势品种把握反弹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