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久的跋涉又有什么


如果终能看见


不远处站的是你


身外是斜阳


斜阳外


脉脉的流水环绕孤村


渡船在那岸搁浅


那岸开满白的蔷薇


一定是倦了


就让我依着你


缓缓入睡


梦中有模糊的你


还有一片


绿色的憔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