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阻碍经济增长因素的一点剖析

廉价的要素不代表更高的生产力,这样的优势并不能利用更少的资源来生产更有价值的产品,反而低估的要素价格导致了资源的浪费。制度缺陷和技术停滞是降低生产效率,阻碍经济增长的最主要因素。靠制度改进和技术进步来提高效率,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潮落潮起,我们可以质疑任何经济规律,但有一条除外,那就是经济的周期性。有衰退必然也有繁荣,在展望下一次的经济增长前,有必要对阻碍经济增长的因素做下总结。本次全球性的通胀、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能告诉我们什么呢?

经济增长以提高生产效率为前提,生产效率就是以最少的资源创造最大的价值,提高效率有两种途径:一种是资源有效配置,另一种靠技术创新。资源的有效配置就是资源在某种机制的作用下自发流到有效率的部门。制度缺陷造成资源不能有效配置,一方面资源流到了低效率部门,另一方面资源不能流到高效率部门。以货币资金为例:

资金流向低效率的部门,这些部门得到了与其创造的价值不相称的货币,而高效率部门得不到很好资金支持,阻碍其创造更多的价值。于是央行和商业银行发行、创造过多的货币,超过了创造这些价值的原本所需,财富只是名义上的增长,这是通胀的本质,发展中国家一般通胀率偏高大多是这个原因。

为什么前几年我国商业银行出现了那么多的坏账,而中小企业融资始终很困难?就是因为资金流向了低效率的垄断部门,而高效率的、更能满足市场需求的中小企业得不到很好的资金支持。

如果徇私腐败的寻租导致的资金不能有效配置,那情况会更糟。以一个官商勾结的豆腐渣工程为例,得到工程的承包商为了节约成本会使用质量差的原材料、技能低的工程队,这个过程中货币资金进一步流到这些低效率的企业(同时这也是这些企业继续生存的基础,客观上也造成了资源的浪费)。

以同样的眼光观察整个世界经济,有一种模式或制度似乎已经走到尽头:美国提供消费,中国提供制造,俄罗斯们提供资源。美国之所以能这样做,是因为美元是世界货币,其似乎可以发行无尽的信用;中国之所以能担当此重任,是因为以劳动力为代表的廉价要素。但廉价的要素不代表更高的生产力,也就是这样的优势并不能利用更少的资源来生产更有价值的产品,反而低估的要素价格导致了资源的浪费。

再看当前的世界经济模式,美国消费的贪婪造就了中国制造的疯狂,两者都导致货币的疯狂发行:美国为透支型的消费滥发美元,中国贸易顺差使外汇储备不断刷新纪录,在当前的汇率体制下这些外汇造成人民币相应的发行。更多的制造需要更多的资源,这造成大宗商品价格的飙升,过多的货币发行使得问题雪上加霜,全球的通胀因此产生。从这个角度上讲,CPI指数可以衡量全球经济秩序的缺陷。次贷危机本质上就是这种过程难以为继的后果。

制度缺陷一直存在,但我们同样可以经历高增长、低通胀,技术因素可以解释这一现象。上文提到的我国中小企业曾一度以市场化的定位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高速发展,是我国经济的新生活跃力量和高效率部门。但现在的情况急转直下,并且每况愈下:经营困难,大面积倒闭,甚至一些知名企业卷入食品质量丑闻,一方面我们感叹信用的缺失,另一个反映出来的问题更值得注意:如果这些负外部性内部化,或者说这些企业完全按质量标准来做的话,这些企业可能赚不到钱。问题的根本是这些企业遇到了技术瓶颈,除了耍小聪明外,仅靠廉价要素已经很难再提高竞争力。

技术进步可以掩盖制度缺陷的问题,因为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使得生产部门可以以更少的资源创造更多的价值。但当技术创新停滞、劳动生产率无法进一步提高时,处于下游的生产环节把资源转化为更高价值商品的能力已经发挥到了极致,已无潜力可挖,生产企业只有扩大规模才能保持竞争力,而这会增加对上游资源的需求,进而推升资源价格,企业家们会发现通过扩大规模而降低的生产成本,最终会被进一步提高的资源价格吞食。钢铁行业的规模不断扩大,但毛利率却连年下降,就是明证。

制度缺陷是通胀的根源,单纯的制度缺陷仅造成普通的通货膨胀,表现为全部商品几乎同比例的上涨。但如果同时遇到技术停滞,那普通的通胀就会演变为滞胀,表现为上游资源类商品上涨,下游商品下跌。典型的就是汽车业,生产汽车所有的原料都在涨,而整车却在降价。而事实上我们这个世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大的技术革新了,由技术进步带来的几十年的经济增长遇到了瓶颈。

因此,在目前世界经济秩序和格局下,货币代表的财富只是一种幻觉,财富的货币回归之路将通过两种方式的蒸发来完成:一个是银行坏账,另一个就是资本资产市场的下跌。次贷危机,其实不是次贷这种金融形式的危机,其真正的幕后推手是全球经济秩序的内在缺陷以及缺乏技术进步造成的经济增长乏力。所以,以增加流动性为主要方式的救市只是饮鸩止渴,只会雪上加霜,因为流动性就像我们周围的空气,如果你的呼吸系统健康,那你就不会缺氧,但肺出了问题,再好的空气也会感到窒息。

这次全球性的通胀、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告诉我们,制度缺陷和技术停滞是降低生产效率,阻碍经济增长的最主要因素。好在我们党和政府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提出了“科学发展观”的思想,科学的发展就是靠制度改进和技术进步来提高效率,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作者:上海朝阳永续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康宗欣??来源:上海证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