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日前盛传汇金增持三大行(工行、中行、建行)的金额已经近百亿,您是如何看待的?


  郭田勇:是否有近百亿规模我不知道,但其当初增持的时候,我曾经做过解释,不过没在媒体上讲。

  汇金公司增持三大行的股份,在我看来,汇金公司恰恰现金非常多,大概有一千多亿元人民币。


我当时就感觉汇金公司可以增持三大行的股份,但不一定会增持非常大一个数。

  中投公司在海外投资,无论是投黑石还是投大摩,现在还没有获得什么收益。中投公司现在的主要收益主要还是来自汇金公司,汇金公司持有银行股份,而且汇金公司持股以后要求各家银行要有非常高的分红率。

  从理论上来讲,如果中投的1.55万亿的特别国债,每年都要付息的话,那么汇金公司从中投盈利渠道非常缺乏,汇金公司可能干预股市或者说是作为一种平准基金的作用,就会出现一种囊中羞涩,钱不够用的情况。所以说中投公司现在模式来看,我不认为汇金公司在干预股市上它会有很大的一个发言权,因为它没有很大的资金量做支撑。

  央行持有特别国债,除非现在说“特别国债的利息我不要了”,那么汇金公司账上的钱就可以用来干预股市了。央行如果说不行,中投公司就要靠自己的盈利来支付利息,这就会导致中投公司的资金捉襟见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