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马古道博客
网址:http://blog.eastmoney.com/chamagudao

查行情

进股吧

搜资讯

博文
gudaichayan(2006-09-26 11:32:17)
  漫漫驮茶路
  
  过去从雅安到泸定要翻越高过万丈的二郎山,路途十分艰险。那些身背一两百斤茶包的人们,要徒步走到泸定、康定,其艰苦程度可想而知。民国时期入藏考察的刘曼卿这样描述过:“自雅至炉则万山丛脞,行旅甚难,沿途负茶包者络绎不绝,茶一包重约二十斤,壮者可负十三四包,老弱则仅四五包已足。肩荷者甚吃苦,行数武必一歇,尽日仅得二三十里。”
  
  泸定境内的茶马古道历来有大路、小路之分。大路主要是骡马驮运大宗货物的通道,最早开辟于汉代的大路为兴隆飞越岭——沈村——德威——摩岗岭——磨西——雅加埂。飞越岭海拔2830米,雅家埂海拔3948米,还算是大雪山脉和邛崃山脉较低部位,相对较易翻越。当时沈村为贸易中心,派兵打仗也走这条路。清康熙四十五年建成泸定铁索桥,打箭炉(康定)形成贸易中心之后,增添了一条分路,即兴隆——冷碛——泸定桥——烹坝——回马坪——冷竹关——黄草坪——大岗——头道水——柳杨——打箭炉。大路运输的物资除油米布糖酒外,主要是产自雅安、荥经一带的茶叶,称大路茶。即使号称大路,从冷竹关翻大岗山的路也十分狭窄、艰险。俗语说:“跳蚤也可以把人蹬下崖子去。”至今这条道路的残迹看来仍不免触目惊心。
  
  小路完全是用人力背运货物所走的险而近的道路。总的线路是从天全经岚安、马鞍山到大渡河和打箭炉。清廷在泸定桥设巡检司,“设兵于桥东西两岸,盘查过往行宄。朝夕启开封锁,稽查更甚严密”。规定凡进打箭炉茶包,一律需通过桥关验引,无引或引茶不符都是违法,要受到处罚。小路路面窄,不通行骡马,最初茶包只能竖着背,经整修后才能横着背。背之前将茶包一层一层重叠,用竹签贯穿,再用细篾编成背带,套在两肩上。这条路上运送的茶叶大都产于天全,称小路茶。其实直到解放前,不管大路小路都有人背茶,人称背子或背二哥。大路上骡马歇的店叫脚店,背子们住的店叫客店。
  
  我们在泸定采访到一位当过背子的李光荣。他今年82岁,从13岁至24岁都以背茶为生。一开始只能背3条茶包,到后来可背12条茶包,每条茶包大概有16斤。每个背子手里握一根丁字形背架子或称拐架子,墩拐子,拐尖镶着铁杵。脚上穿着偏耳子草鞋。茶包上用竹片卡着一块玉米饼,小布袋里放着一块二三两重的块盐,是途中进餐拌豆花的调料,胸前系着一个椭圆形小篾圈,专门用来刮汗水。最初,背子的两肩和背心

  茶马古道上有一块藏獒的碑
  在千年茶马古道上,曾经立有一块特殊的纪念碑。这是行走在这条苍茫古道上的马帮为他们视之为“兄弟”的藏獒立下的。

  这块被称为“狗碑”的石碑,位于云南省镇沅县彝族哈尼族拉祜族自治县恩乐镇波烈村的一片密林中。

  恩乐镇文化站站长雷启坤是当地人,小时候还曾见到过这块石碑,并记得上面书有“犬冢”之类的字样。

  “狗碑中纪念的那只狗是一只藏獒,属于一个来自西藏的马帮。”雷启坤娓娓讲述:“大约在200多年前,一支从遥远西藏来的运茶马帮,行进到镇沅县境内,夜里露宿在恩乐镇霍家垭口一带的山林中,跟随马帮一路跋山涉水的,还有马锅头(马帮首领)养的一只藏獒”。

  在波烈河附近的丛林中,马锅头夜里饮酒过度,隔日清晨上路时仍带着宿醉。当晚再次宿营时,马锅头才发现自己存放金银的一个钱袋不见了,想起来昨晚酒醉,兴许不小心把钱袋丢失在波烈河边的丛林里了。但是,庞大的马帮已不可能再折回头去寻找。

  第二天清晨再次出发的时候,跟马锅头走过千山万水、一直形影不离的藏獒也离奇地失踪了。马锅头派人在附近的山林中四处寻找,没有藏獒的影子。马队只好继续出发。

  十余天后,当马帮满驮着茶叶从普洱返回,再次穿越波烈河畔的丛林时,马锅头看见了他那只失踪的爱犬--就在他曾经饮酒的大树下,那只藏獒尸体僵硬,尸体下紧紧压着的,正是主人丢失在这里的钱袋。

  马锅头明白了:尽管附近的山林中能够寻觅到食物,但藏獒找回主人的失物,就寸步不离地守护着,直到将自己活活饿死!

  藏獒的义举感动了马帮中所有的赶马人。在马锅头的带领下,几十个赶马人整整齐齐地低头肃立,几百匹马排成整齐的方队仰天长嘶——为一只狗的忠诚。

  悲壮的丧礼之后,马帮在这里为“义犬”立下石碑,永志纪念。以后每逢有马帮逢路过此地,都会来到碑前驻足祭奠,并给饿死的义犬留下丰盛的肉菜。

  “千年茶马古道上的主角,除了赶马人和马,还有马帮的狗。”雷启坤说,“古道上除了连绵不断的雨雾、险恶的崇山峻岭,还不时有豺狼虎豹以及土匪的骚扰。在多达数百头骡马的马帮中,狗负责驱散沿途的野兽,夜里马帮宿营时为主人放哨。狗对于马帮来说就是他们的弟兄。” 

   在茶马古道重镇、全国唯一的傈僳族自治县——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维西傈僳族自治县,记者如同走进了一座“民族民间艺术的宝库”,初次见到了傈僳、藏、汉等各族人民创造的维西古乐、对脚舞、阿尺目刮、热巴等独具特色的民间艺术。

  维西是一条茶马古道和历史文化的走廊,历史上曾被称为“为西”“为习”“临西”,意思是“内地联结西藏的重要纽带”,人马驿道以县城为站点,密如蛛网的古道沿着高山峡谷和奔腾不息的大江大河,向西藏腹地延伸。

  当我们走进这片隐匿在高山峡谷中的土地,发现发源并流传于维西境内的傈僳族歌舞“阿尺目刮”依然有着顽强的生命力。“阿尺目刮”的发源地是叶枝乡同乐傈僳族大村,这个村寨的傈僳族民居全部是用原木搭成的“木楞子”,呈阶梯状一层层分布在山坡上。

  “阿尺目刮”是具有较高艺术价值的民族歌舞,仅流传在以叶枝乡为中心的澜沧江上游地区,是一种群众自娱性舞蹈,据说舞蹈的来源和形成与傈僳族群众半农半牧、特别是喜爱饲养山羊有关。其特点是不用乐器,自始至终踏歌起舞,曲调可缓可急,且跳动幅度较大,给人以舒展自如的感受。村里一位负责人说,同乐傈僳族崇奉原始宗教,但无庙宇,宗教活动大多通过歌舞“阿尺目刮”进行。

  而塔城乡的藏族热巴舞由于历史悠久,被称为正统热巴舞。它是由歌、舞、独白、器乐等组合而成,演出时藏族男青年肩挂五条宽绸彩带和一条洁白哈达,右手拿拨浪鼓,左手持牦牛尾,动作粗犷豪迈;女青年身穿镶金边的绸缎上衣和长裙,头缠红色头巾,手持长柄手鼓和弯鼓槌,动作热烈奔放。

  “大词戏”则是维西独有的一个古老戏曲剧种,从清光绪年间流传至今,已有上百年的历史。大词戏脱胎于江西一带的戏曲,在长期流传过程中,从当地汉、纳西等民族的山歌小调中丰富了唱腔,从藏、傈僳、纳西等民族的舞蹈中吸收了一些动作,故而独具特色。现存的连台大本戏有《精忠岳传》《全邦修书》等。

“茶马古道”有多少 (2006-08-19 15:05:27)

  木霁弘现为云南大学中文系教授。1990年夏秋季节,他和自己的大学同学徐涌涛及北京大学教授陈保亚、藏学家王晓松等6人,在滇藏川地区进行了为期100多天的实地考察,徒步行程2700多公里,最后合著了《滇藏川“大三角”文化探秘》一书。该书首次正式提出了“茶马古道”的命题,引起海内外学术界重视,并有很多人加入了研究行列。中国古代“北有丝绸之路,南有茶马古道”之说逐渐被人们所认可。但“茶马古道”究竟有几条,众说纷纭。

  木霁弘经过长期研究,认为“茶马古道”在中国的范围主要包括滇、藏、川三大区域,外围可延伸到广西、贵州、湖南等省区,而国外则直接抵达印度、尼泊尔、锡金、不丹和东南亚的缅甸、越南、老挝、泰国等国家,并波及南亚、西亚、东南亚的另外一些国家。它是以由人赶着马匹运输的方式在高山峡谷中跋涉,以马帮运茶为主要特征,与对方进行马、骡、羊毛、药材等商品交换的重要运输通道。

木霁弘提出,“茶马古道”有7条主干线,它们分别是:

  --雪域古道。由云南南部的产茶地大理、丽江、迪庆经西藏,进入印度、尼泊尔等国家。这条主干线还有两条岔道,一条由云南的德宏、保山经怒江到西藏,与雪域古道会合;另一条由四川雅安、巴塘、理塘经西藏与雪域古道会合。

  --贡茶古道。从云南南部经思茅、大理、丽江到四川西昌,进入成都,再到中原。其岔路一是从大理、楚雄到昆明、曲靖,从胜景关进入贵州,经湖南进中原;二是从云南曲靖、昭通进入四川宜宾,经水路或旱路到内地。

  --买马古道。在古大理国的时候,开辟了由广西进入云南文山,经红河、昆明再到楚雄、大理的买马古道。

  --滇缅印古道。这是史书记载时间最早的一条古道,从四川西昌经云南丽江、大理到保山,由腾冲进入缅甸,再进入印度等国家。这条主干线的岔道由兰坪、澜沧江,翻碧罗雪山,跨怒江,再翻高黎贡山进缅甸、到印度。马铃薯、玉米很可能就是由这条古道最早进入中国的。

  --滇越古道。从云南昆明,经红河,由河口进入越南。

  --滇老东南亚古道。由云南出境后,从老挝再到东南亚。

  --采茶古道。各地客商来云南茶区收购茶叶的古道,它连接了包括西双版纳、思茅、临昌、德宏等主要产茶区。

  木霁弘说,“茶马

康定木雅藏族妇女(2006-08-17 15:40:26)

  我们每个人得到一张德格印经院印制的《格萨尔》像,画像所用纸张来自于当地出产的一种名叫“阿胶如交”(汉文学名“瑞香狼毒”)的草本植物根须。这种纸较粗糙,远远不及宣纸那么细腻,但也很吸墨,柔性极好。我们一路上将它塞在行李箱里,回到家里展开压平就没什么皱褶了。马丽华说她很想得到一幅《绿度母》的画像,这真是行家之言。德格印经院收藏的376块旧画版虽然数量不算多,却很重要和珍贵。德格在历史上是藏族传统绘画“门”派和“噶玛噶则”(早期称“噶派”)派的重要传承地,特别是“噶玛噶则”画派自18世纪以来,已在德格形成了一个中心。德格印经院的大小经堂堂内、外部墙壁上方有大量壁画,进门廊道左右和顶部及藏经库中的个别墙壁也有少量壁画,其中95%都是古壁画。除藏经库墙上那幅《绿度母》为早期“门”派作品外,其余均为“噶玛噶则”画派作品。德格印经院的木刻画不仅反映了“门”派、“噶玛噶则”派的最高成就,而且吸收了藏族传统绘画中“唐卡”艺术之所长,所以其收藏画版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化美学价值。

  从泸定到康定、塔公寺、惠远寺、炉霍,再到德格,过金沙江到岗托、江达,再到昌都,越是深入茶马古道,沿线从古到今政治经济文化的内容在脑中就积淀得越多,由于时间关系,这里所描述的仅仅是冰山一角。通过这次行走,我们对茶马古道沿线各地丰厚的自然资源和人文资源有了充分的认识,我们相信,这条古老之道一定能在今天重放光芒。

 

  在茶叶历史上,茶叶文化由内地向边疆各族的传播,主要是由于两个特定的茶政内容而发生的,这就是“榷茶”和“茶马互市” (也称茶马交易)。

  “榷茶”的意思,就是茶叶专卖,这是一项政府对茶叶买卖的专控制度。“榷茶”,最早起于唐代。在唐文宗时,王涯为司空,兼任榷茶使,在大和九年(公元835年)十月,颁布榷茶令,但在十一月,王涯即被杀,榷茶刚刚诞生便夭折了。

  到了宋初,由于国用欠丰,极需增加茶税收入,其次,也为革除唐朝以来茶叶自由经营收取税制的积弊,便开始逐步推出了榷茶制度和边茶的茶马互市两项重要的国策。

  ·茶马交易
  茶马交易,最初见于唐代。但未成定制。就是在宋朝初年,内地向边疆少数民族购买马匹,主要还是用铜钱。但是这些地区的牧民则将卖马的铜钱渐渐用来铸造兵器。因此,宋朝政府从国家安全和货币尊严考虑, 在太平兴国八年,正式禁止以铜钱买马,改用布帛、茶叶、药材等来进行物物交换,为了使边贸有序进行,还专门设立了茶马司,茶马司的职责是:“掌榷茶之利,以佐邦用;凡市马于四夷,率以茶易之。”(《宋史·职官志》)

  在茶马互市的政策确立之后,宋朝于今晋、陕、甘、川等地广开马市,大量换取吐蕃、回纥、党项等族的优良马匹,用以保卫边疆。到南宋时,茶马互市的机构,相对固定为四川五场、甘肃三场八个地方。四川五场主要用来与西南少数民族交易,甘肃三场均用来与西北少数民族交易。元朝不缺马匹,因而边茶主要以银两和土货交易。到了明代初年,茶马互市再度恢复,一直沿用到清代中期,才渐渐废止。

  ·茶入吐蕃

  茶入吐蕃的最早记载是在唐代。

  唐代对吐蕃影响汉族政权的因素一直非常重视,因为与吐蕃的关系如何,直接影响到丝绸之路的正常贸易,包括长安到西域的路线,及由四川到云南直至境外的路线和区域。因为这些路线和区域都在吐蕃的控制和影响之下。

 

     唐代的文成公主进藏,就是出于安边的目的,于此同时,也将当时先进的物质文明带到了那片苍古的高原。据《西藏日记》记载,文成公主随带物品中就有茶叶和茶种,吐蕃的饮茶习俗也因此得到推广和发展。到了中唐的时候,朝廷使节到吐蕃时,看到当地首领家中已有不少诸如寿州

历史深处的茶马古道 (2006-08-11 14:20:47)

   千百年来,在横断山脉的崇山峻岭和金沙江的幽深峡谷之间,在川、滇、藏三省交汇的“大三角”的原野丛林之中,盘曲延伸着一条神秘的古道。这条古道从四川的雅安出发,经飞仙关,过始阳,走天全,出禁门关,翻二郎山,过泸定,至康定,到西藏,然后进入尼泊尔。古道险窄幽深,斗折蛇形,曲曲折折,这就是与“丝绸之路”齐名天下的“茶马古道”。

  茶马古道,不仅是世界上地势最高,地理形态最为复杂的商业要道,它更是中外文化交流、文明传播的通道。

  四川、云南是我国茶叶的主产区,“天全边茶”享誉蜀中。与盛产茶叶的川蜀地区唇齿相依的藏族同胞世世代代对茶叶却是十分的渴求,在汉文史料中多有藏人“嗜茶如命”,“艰于粒食”,“以茶为命”,“如不得茶、非病即死”之类的记载。藏族民族中也有“汉家饭裹腹、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