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说两市总市值结构,根据今年9月6日,ZJH领导公开的消息,A股当前总市值70万亿,其中外资2万亿,占流通市值3.28%。银河证券消息,到今年6月底,公募基金持股3.16万亿流通市值,占比6.13%,(公募总规模17万亿),私募约1万多亿(总规模15万亿),各类机构持有流通市值约7.5万亿,但各类机构持有股票占总市值27%多,散户持股占36%,其它都是占比最大的法人股37% 。发现问题没有?在二级市场掏出现金的是散户约19万亿,外资2万亿,机构7.5万亿,一起不到30万亿,但总市值70万亿,另外40万亿的成本低的超乎你的想象,一般面值是1元,这是他们原始股的成本,多年分红后很多成本低于零。在36%的散户中还含有大量的随限售股解禁的个人股东,他们的成本也很低,已经无法统计了。2006年两市总市值6万亿,2007年8月两市总市值20万亿,2015年6月12日(大牛市顶部)71万亿,2015年末两市41万亿,2016年底37万亿,2017年底56万亿,2018年底47万亿,2019年底61万亿,2020年9月70万亿。

2018年底很多散户从2015年的牛市顶部完成了两个腰斩,从2015年底完成了一个腰斩,但两市总市值还增加了15%,现在的总市值又回到了历史顶部,原因是大量新股发行和限售股解禁。从上面可以看出,市场的主要获利方为解禁原始股,包括法人、各路市场机构、个人;主要亏损对象是二级市场的散户、大户,散户你的市值在哪里?。弱肉强食就是这样的,不是散户不够聪明,不是老股民经验不够用,是这个生态决定了弱者的结局,散户注定绝大部分只有亏损的下场。看机构17万亿只有3万亿多股票,私募15万亿只有1万多亿股票,人家在一级市场批发买进,到二级市场零售给散户,散户不亏才怪,散户只能相互卖,在波动中不断被割韭菜。上午再次融券卖出五粮液国新健康,如果盘中有异动上扬,用本金买回还卷(当天不能还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