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所知道的最惨烈的市场,并不是说指数暴跌,而是空气中凝聚着五大投行会否终结的毁灭性破产。从我知道的华尔街百年历史来看,这的确是能和1929年华尔街盛行的金融公司大量破产的恐怖气氛一拼。从五大行之四的雷曼兄弟算起,到今天不过短短几周而已,华尔街的五大巨柱就连环轰塌,高盛还勉强挺住股价四天前是160,今天114,你可以说它“要要死”;昨天和今天摩根斯坦利股价48小时内被腰斩;AIG友邦保险上周今天是20美元不到,今天2美元不到;
  
  美国最大的投行证券公司美林那头猛牛,如果不是美国最大的美洲银行银行买下它,上周股价25,今天股价最多也就几块钱,站不上19美元的。回放七月初,我们楼下的一家对冲基金疯狂买进不断下跌中的雷曼,当时一位老兄还上来一度和我说雷曼最近股价黏黏糊糊,绝对是个低估的价值型公司,很有希望被别家溢价收购或并购,因为他的投行业务很棒。我不知可否,但我知道我的交易金科玉律之二,决不卖下跌中的任何股票。那天晚上,我在公司看亚洲中国和香港A,有消息传来说索罗斯在雷曼兄弟暴跌之前操底买入,量子基金的老大在抄底。根据索罗斯旗下的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提交给当局的文件,在6月30日,该公司持有的雷曼公司增加到950万股,而上一季度3月31日报告说持股为1万。
  
  你说索罗斯先生是投机还是投资?我们中国国内的私募基金有超过索罗斯的公开战绩吗?如果不,那你有什么能量说现在A股1800点就是有价值的投资而不是最危险的投机呢?我相信索罗斯现在是痛苦的,因为投资变投机或者是投机失败都是要付出惨痛的代价。华尔街还没有一生能够凭抄底成功保护资本成果的先例,但是先例有很多这样的抄底大户最终被清仓出局的。2000年底的时候,美股纳斯达克自5100多点狂泻到2300点。美国政局因为高尔和小布什争夺总统宝座要对簿最高大法官的公堂的时候,金融市场的暴跌,给华尔街所有的人带来动荡和不稳定情绪。那天,我曾经问了欧尼尔,他怎么看底部,我们边喝咖啡边聊,他说我个人估计在2000-2200点,如果情况不再继续糟糕的话。但我完全也可能是错,底部肯定有,但上帝从来不照顾贪婪的抄底者。我们只能静观其变,你不用预先知道位置,预测都会把心态搞好,要认真研究的是市场本身,不是媒体的数据。
  
  万科最近的几个月的大幅度降价事实上就是一个明确的信号,她的现金流和债务关系存在逆转了。大幅度下降的抛售套现,事实上就是资产中的术语liqudation,也就是无论主动还是被动,最终都要导致万科的大幅度下降以获取支持企业存活的资金。房产的市场同样现在缺乏流动性,没有成交量。
  
  万科要大幅度的获取市场资金就是将房子价格向下一路折扣一路抛售,最终在企业平稳中度过严寒。没有一家大型企业在倒闭前不是骆驼。万科的聪明之处就是它终于明白了降价抛售是存活的唯一希望,房产开发商之间的房价不跌的利益联盟,和基金公司之间的抱团取暖维护高价股的价格同盟的目的是一样的,但房产商的资金链成本远比基金公司高。2006年4月底我曾经在只有7倍P/E下开始做空美国最大的房产公司PHM,股价在跌破40美元一股后留直线回落,毫无招架之力。在大牛市和熊市的交替互换中,利益的强大趋势力量最终是绝对会摧毁任何同盟,基金是如此,房产开发商更如此,因为人在资产大幅度缩水后恐惧在缩水的心理都是一样的。往往不聪明很陶醉在大牛市的人就是在应该恐惧的时候充满了一厢情愿无知的希望。
  
  就我个人的看法,房产投资远远比股票金融投资更危险,要知道房子不是分分钟可以套现卖出的,如果你的资金跟不上,就是有决心用10%跌停板式的斩仓,也没有立刻套现走入的承接市场。经历过90年代初期海南房产暴跌和96-98年上海房产崩盘的投资客都知道当时根本无法卖。我的一个同学96年高峰在上海买的投资房,套现在都还套着。但金融资产不同,安全性就是你要套现非常容易,个股跌停10%的事件有,但是立刻毫无前兆的跌停几率是很小的,您看到过保险公司所有的承保车辆一夜都被撞的事情吗?大公司的灭亡都是有轨迹可以看出的,只要投资者有足够的经验,完全在几个最关键的时间内发现问题,迅速出脱股票套现走入。这次高盛活下来的话,就是他在房产毁灭性的次贷中最早抛售和抽身的。投资还是投机,你说呢?
  
  万科的资金麻烦事实上在5月21日汶川大地震后就表露无疑,聪明的投资者可以从当时万科的公益捐款上看出了它的资金链已经很紧了。通常这样献爱心的公益活动我们作为华夏一分子都应该尽力义不容辞,但是万科的羞答答说明了什么呢?是它不愿意立马捐一亿吗?肯定不是,一个亿对于万科好日子的时候来说是不多的,杀杀水。我们研发部主分析师杰生当时从北京给我电话说:“万科实在是个二,捐房子卖出赈灾都不会么?这样都不用降价多少,既打了公益广告和企业形象广告,又树立了深交所第一市值企业的形象,更盘活了资金”。很多事情在最早时间掌握主动才是关键。这种事美国企业似乎天生就会,非常值得我们中国企业学习。汶川地震的当时,万科股价已经自最高点25元暴跌腰斩一半在12-13元一股了,现在刚好再腰斩一半到5以下。昨天一位深圳的私募经理来电话说都这么低了,想重仓万科,问万科是不是可以买,它的公平值是多少?我说4.00最高,如果按照今年他赚0.37-0.40每股计算,外加债务风险,熊市中房产股10倍P/E是顶天了,房子造好在那里卖不出去,非但没有现金流进来,要维护,贷款要支付利息,如果调控时间更长,长期房还要折旧,低价也有折价影响,中国卖的是70年的住房使用权,地皮资产和你无关的,不要用香港和美国地产市场房价是包括建筑物下土地永久性属于你的私人财产。
  
  那什么时候中国平安是被真正低估了呢?最少目前不是,要分辨也很简单容易,哪天马明哲砸锅卖铁地用自己的一年的“年薪”真金白银地自己尽力全部买进“中国平安”,那就是股价的终极底部区域。为了支持自己的企业,拿出自己一年的4000万年薪,买进自己企业的股票,要求不高吧?如果CEO始终对外说自己怎么看好自己的企业,现在股价被严重低估,那就不要光说不练,拿些姿态。这也是他应该给广大股东最好的不卖出定心丸。否则,我的经验来看,中国平安没道理不跌到18元以下。我的研发部主分析师杰生几天前告诉我们一家机构客户:“如果马明哲不用实际行动砸银子看好他的儿子,你凭什么手痒认为平安是金融股里面的好孩子,而自作多情地看好他呢?
  (美国投资策略有限公司投资部-上海鑫狮资产管理公司总裁 迈克-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