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了大幅的下跌,纵观A股市场:


       当前市场的估值状况比2005年998点时的估值仍然要高10%左右(不考虑业绩增长率),如果假设20%的净利增长率,当前已经和998点水平相当了。从增长的角度看,下调幅度的大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上市公司业绩增长率的高低。[但现在的市场估值由谁来决定,不是由原来的市盈率市净率来决定了,是由大小非来决定了,大小非量大且猛,关键的它是付成本,谈不上我们以前的估值了].
  当前上市公司面临的经营环境要差于2005年,业绩增长所受到的挑战要大于2005年。当前的国内宏观经济环境与三年前的2005年相比相差甚大。2005年中国成功而有效地治理了前两年的通胀,并因此进入了为期两年多的“高增长、低通胀”的好时期,而且当时并没有出现全球通胀的局面;而现在中国正处于通胀快速爬升时期,治理通胀已成为当前最为迫切的经济难题之一,而且中国开放度大大增强的背景下受全球经济波动的影响难以避免,在目前经济增长率已经有回落迹象显露的格局下上市公司业绩增长的忧虑无法消除。{特别是现在美国的次贷危机引发到深层次的优贷危机,更使人堪忧}
  从股市本身面临的问题来看,这两个时点面对的股改前和股改后的根本区别。998点是“股改红利”释放前夜,当前是“后股改时代”的供求偏离,股市面临着股票供给量快速增加的局面,在未来的两至三年(2008年至2010年)间,股市的供求平衡关系可能会受到反复考验。
  当前的国际经济环境也差于2005年。2005年全球经济处于2003年~2007年的高增长周期中,全球资产泡沫膨胀初期;而现在可能是处于经济滞胀甚至高位拐点的时期,资产泡沫在新兴市场开始有危险出现。
  全球通胀、次贷危机和各类自然灾害等多重不利因素同时困扰着成熟经济体和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
  经过巨幅下跌之后A股进一步下跌的空间已经有限,和前期低点只有较小的差距;但是,经济环境和998点相比已经时过境迁,受困于我国以及全球的经济环境,A股很快完成筑底而上扬的可能性较小,阶段性反弹和构筑底部的过程将有可能延续比较长的时间。


        真正意义上的止跌是解决了大小非的问题了,有资金敢大胆进场,不怕接大小非的棒了,就到底了,呼吁国家要重视,管理层要出新招.政策稳定大小非,抵御大小非的疯狂巨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