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 债猛于虎


  2012年,陷入债务困局的欧美等发达经济体举步维艰,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主要新兴经济体也增势放缓。庞大的国家债务犹如洪水猛兽,吞噬着经济增长。著名经济学家、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迈克尔·斯宾塞对此感到担忧,他在接受上海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3年,世界经济将是失衡的并且充满不确定性。


  今年下半年,伴随欧洲央行出台新的“购债计划”等救市行动,欧债危机形势明显趋缓。斯宾塞认为,这场债务危机会有两种不同的可能。“其一,意大利,西班牙,甚至法国都能够在欧洲央行、欧盟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这‘三驾马车’的支持下改革成功,高居不下的债务回报率会得到有效控制,危难中的银行部门也能有所改善。在这种情况下,欧洲会有几年处于负增长状态,而后转入低速增长期。第二种情况是,由于意大利,西班牙的政治原因导致改革踌躇不前,于是来自欧洲央行的支持会被取消,欧元区会陷入混乱。”


  斯宾塞认为,过高的债务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首先是低利率的问题,不管是民众还是政府都觉得长期的低利率很正常,这一点非常危险;其次,政府总是通过借款的方式支付当前的支出,投资一块也是一样,过分依赖未来的产出。这从来就不是一个好的想法。”


  而对于美国的经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此前表示,进入倒计时的“财政悬崖”已经成为当前美国面临的最大威胁。斯宾塞则认为,最有可能的结果是美国总统会和共和党控制的国会达成一个折衷的协议,其中包括增税,减少开支以及改革。


  在斯宾塞看来,债务问题使得西方的经济在各种冲击下显得十分脆弱。“由于西方国家增长缓慢,导致包括中国在内的众多发展中国家需要完全依靠自己的市场来支撑本国经济发展。对中国则意味着需要抓紧实施第十二个五年计划提出的规划,特别是扩大内需。”他认为,“对中国来说,一个重大的挑战就是要维持强劲的资产负债表来应付可能的冲击、结构性的调整以及投资和分配上的问题,同时又不至于损害到私营部门的活力和革新潜力。”


  尽管欧美国家的央行已经先后开闸放水,挽救本国的经济,但斯宾塞认为,“央行的决策正把我们带入一片未经许可的领域。”他表示,由于危机之前的经济增长模式是建立在超额的国内消费,投资与存款相对不足的前提下,现在的超低利率仅仅只能起到部分的作用。“实际上,这会很难起到作用。同时,这也会部分推迟经济通过结构性调整转变成更稳定的增长模式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