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眼中的2013


  嘉宾:


  □英国独立信贷公司Swordfish 研究公司总裁加里·詹金斯


  □PENN高级管理合伙人及投资组合经理艾瑞克·格林


  □BMO Harris私人银行首席投资官杰克·埃布林


  □美国国家证券公司首席市场策略师唐纳德·塞尔肯


  即将步入2013年,世界经济仍然存在诸多不确定性,首当其冲的是欧元区的债务危机和悬而未决的美国“财政悬崖”应对方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眼中,2013年又将是充满挑战的一年。


  上海证券报:您如何看待欧债危机目前的走势,谁会成为下一个申请外部援救的国家?2013年欧洲经济的增长前景是好是坏?


  加里·詹金斯:下一个亟须求援的是西班牙。极有可能的是,欧元区经济被证明为增长非常缓慢,或者在2013年陷入衰退。考虑到欧洲央行已经改变行动方针,并且抛出完全的承诺通过OMT项目支持欧洲国家,欧元区解体的风险已经降低。此外,继续为希腊提供资金也帮助减低了希腊无序违约的风险。在2013年上半年,希腊是不太可能退出欧元区,但这并不是说所有问题都已经解决,而是危机蔓延的速度将放缓。


  杰克·埃布林:欧元区将陷入衰退。欧元区的财政问题似乎已经趋于稳定,但我担忧意大利。我不认为希腊会脱离欧元区,这个国家的经济总量并不足以给欧元区致命一击,但意大利却是个问题。


  上海证券报:美国的“财政悬崖”问题是否有望得到解决?美联储推出的量化宽松政策是否有助于拉动经济增长,您如何看待美国经济的未来?


  艾瑞克·格林:美国的债务源自政府过度开支。从短期来看,量化宽松是必须的,它可以用作帮助抵御恶劣的经济形势。除去“财政悬崖”不说,美国的经济确实在取得进步,房屋及汽车市场都出现增长,2013年也将表现得较为乐观。


  唐纳德·塞尔肯:共和党关于税率以及增税具体数额的新的提法与总统的目标依然相去甚远。共和党要求对医疗保险和补助的削减数额也超过了民主党可以容忍的底线,双方要达成一致,还不太容易。对“财政悬崖”前景的担忧正使许多公司推迟雇佣新的员工以及减少支出。


  上海证券报:发达国家大量负债的动机是什么?会对全球经济造成什么影响?


  加里·詹金斯:欧债危机的根源在于引入了欧元和经济货币联盟,这导致政府国债的收益率趋同,这使得个别国家政府从市场上借到钱的成本更低并且更容易。政府负债是为了促进经济增长潜力。如果你给了政客无限制使用现金的权力,他们会试图通过扩展公共部门的规模并改善选民的看法来增加自己的声望。但很清楚的是,这是不可持续的,因为最终这些负债会变成一种负担。


  艾瑞克·格林:美国的债务源自政府的过度开支。极有可能的是,部分财政问题有望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得到解决。然而,它已经对我们的经济造成损害。不过,我预计财政悬崖的影响不会全部兑现,全球经济也不会受到损害。


  上海证券报:请用一个或几个词形容一下您眼中的2013年?


  杰克·埃布林:不确定性、争辩的及令人失望的。


  加里·詹金斯:脆弱的支撑、增长缓慢且充满不确定性。


  艾瑞克·格林:美国经济非常乐观。


  唐纳德·塞尔肯:美国的经济前景“继续得过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