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交易员搅动全球大宗商品市场


作为全球最大金属消费国和生产国的中国已成为全球金属价格的推动者。

  林成栋在中国大宗商品市场的交易量已达到上亿美元,他利用数学模型而不是对大宗商品的详尽知识来捕捉交易机会。

  他是最近涌入中国大宗商品市场的众多投机者之一,这些人推动原本鲜为人知的铁矿石和钢铁期货合约成为世界上交易量最大的期货合约,并在这个过程中影响了全球价格。

  林成栋说,像他们这样的专业交易员很容易在这个市场上赚钱。林成栋现年40岁,其对冲基金富善投资(Shanghai Foresee Investment Co.)管理着15亿美元的资产。据数据,富善投资是中国投资大宗商品市场的最大基金之一。林成栋称,富善投资的大宗商品基金2013年以来每年的回报率为36%-40%,公司管理的资产已增加三倍,总额超过4亿美元。

  对海外投资者来说,中国市场基本上还是一个封闭的市场,相关的数据也很少。但交易员表示,多年来,中国市场上的买卖交易都是由国有巨头和为数不多的大宗商品交易基金主导的。

  直到去年,国际金属价格还基本上由伦敦一锤定音。但现在,作为全球最大金属消费国和生产国的中国已成为全球金属价格的推动者。中国的交易所在伦敦当地晚间和纽约当地中午仍在交易,这意味着全世界的交易者都在关注上海、大连等交易所的动向以获得交易线索,像林成栋这样的中国交易员对全球价格产生了更大的影响。

  以今年7月份为例,当时银价相对金价处于较低水平,中国投资者涌入上海交易所,推动那里的白银期货价格上涨13%,并相应推动国际白银现货价格上涨6.9%,至每盎司21.10美元的两年高位。

  今年早些时候,在大连期货交易所,铁矿石期货合约价格也出现类似的飙升,推动国际铁矿石现货价格上涨60%。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上海和大连期货交易所的交易额出现爆发式增长,今年前四个月的交易额同比增长一倍多。花旗集团(Citigroup)的数据显示,如果将大连期货交易所今年铁矿石期货合约的成交总额换算成美元,已经与纽约市场黄金期货交易额等量齐观。折合成美元计算,上海期货交易所的螺纹钢期货也已成为全球交易额排名第三的合约。

  像林成栋这样的金融投资者在市场上越来越活跃,他们经常使用西方市场上近年来颇为流行的电脑交易程序。花旗集团分析师在4月份发布的报告中称,中国期货交易所上市品种每个交易日的平均交易时间不到四个小时,意味着大部分投机性交易都通过高频交易方式完成。在伦敦金属交易所(London l Exchange, 简称LME),基准期货合约的期限为三个月。

  葛卫东最初在一家经营粮油食品进出口贸易的国有企业上班,2000年左右辞职,开始在上海做大宗商品交易。2005年,葛卫东创立了上海混沌投资(Shanghai Chaos Investment),后来成为中国最大的大宗商品对冲基金。他的微博(Weibo)简介是,“父母把我生下来就是为了做投资”。记者无法联系到葛卫东发表评论。据数据,这类基金近年来如雨后春笋般猛增,从2013年年中的183只增加到今年6月底的750只。

  林成栋说,他的大宗商品基金用数学模型发掘交易机会,避免了其他一些投机者遭遇的极端输赢的状况。富善投资的最新动作是向海外拓展,今年7月在香港设立了分支机构。


  林成栋称,富善投资在海外可能没什么名气,但对于想进军海外的中国投资者来说,富善投资已颇有口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