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居安思危」是废话。居安的人不会思危,只想着怎样乘胜追击,赢一次不够,要赢够十次;赚一亿不多,要赚够十亿。居安时候想着怎样扩充规模、併购。居安的人觉得自己特别英明神武,掌握自己未来,相信有志者事竟成。究竟什麽人会思危?只有居危的人才会思危。


2. 世上冇专家。最近读到这故事︰去年十一月英女王为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新教学大楼揭幕,閒谈中离不开海啸这课题,英女王向经济教授提问︰为什麽没有人预见危机到临?教授们支吾以对。预见不到金融海啸也罢, 全球股市由今年三月开始急速反弹,不消三个月,升幅五成至一倍,所有专家年初时不停唱澹,大谈什麽大萧条,杂志封面是一九三○年代美国人排队搵工,惊吓人 唔死。跌估唔到,升又估唔到,专家早抖吧!


3. 信任是社会的重要契约,这契约在海啸中完全崩溃。近年企管人大谈什麽链——供应链、价值链;链的意思是一环扣一环,链上各人的利益紧扣在一起,代表参与者 不能只顾自己,作决定时要顾及链上其他人。海啸带出的启示之一是,大难临头,最关心你的人只有你自己,你不自救就没人救你。今日有人跟我商量什麽 Partnership、策略性联盟的话,我要警惕自己千万要忍着不要大声笑出来。



4. 水深火热是最佳时机作出艰难决定。风和日丽的日子,我们日夜想着怎去开源,以为节流是消极行为——不如多花时间去计划赚多点钱。海啸中,开源无望,节流是唯一可掌握到的事情,企管人发现同事特别齐心,艰难的决定顿变得轻而易举。


5. 恐慌可以传染,特别在香港这资讯极速传播的城市。我记得沙士最黑暗的一天是○三年四月一日,这一日早上传闻香港成为疫埠,下午淘大花园有八十多名居民感染 沙士,傍晚张国荣自杀;我没受感染,不是张国荣迷,但我十分沮丧。对香港人来说,海啸最黑暗的一日应该是滙丰跌至三十三元的那一日,我不持有滙丰股票,但 我也想哭,也有想过将户口转去中银。


6. 我不认识有人成功捞底,你呢?不停入货,刚巧在最低价位也有入货,我认为不算捞底。看通全局,忍手忍至低位出击才算捞底。价格不断下跌的时候,我们相信物理多于一切, 「底」是事后才能察觉到的一片神秘地。



7. 今次大难不死全凭运气,要紧记不是次次如此好运。海啸席捲全球,力度之大,覆盖之广,令全球政府不得不倾尽全力救市。原来全世界政府齐心去做一件事,速度 和成效可以很快很大。政府带头出手救市,企业以正面态度附和,市民信心自然逐步提升。可是,假如不是跌得这麽惨痛,政府未必觉得有必要出这麽大的力度救 市,效果可能逊色。我们其实是好运,幸好海啸牵连这麽大这麽深,否则不堪设想。


8. 海啸中,最困难的事情是提醒自己不可鬆懈,保持状态,保存核心强势,等市况复甦,可以第一时间抢闸。实情是在困难中我们六神无主,反应一是坐着不懂或不敢 做事,或是做一些不该做的短视动作。海啸真正赢家不是捞底者,因为根本没多少人成功在绝地捞底,真正赢家是在海啸中保持冷静和守纪律的人,做了一连串正确 的事,在复甦过程中突围而出。



9. 未来这两年不论是企业或个人,都会以较负责任的态度去做事和做人。三年这期限是我从观察中得来的,大痛过后,深刻的教训在我们的认知系统中可保存三年,三 年之后便会忘记得一乾二淨,又开始觉得自己英明神武。幸好海啸的教训太痛,未来两年我们口中仍挂着海啸这词彙,但记着,我们的记忆只有三年。


10. 许多人在海啸中失掉许多东西,包括金钱、工作、自信心,究竟我们仍拥有什麽重要的东西?我的儿子四岁了,他不再幻想自己是指挥家,近日想做消防员。我的儿 子不介意我在工作上犯了多少错误,他只想爸爸、妈妈与他一起去救人。我看过卡通片《Fireman Sam》十遍后,领略到火灾是一定会发生,这不是问题所在,最紧要是火灾发生后要走得够快。另外学到的,是可以跟太太和儿子一起看第二十、三十遍 《Fireman Sam》,这才是最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