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熊市中的准确判断与果断离场


——从1400元到7亿传奇故事之八


——兼谈本周股市


复旦大学金融与资本市场研究中心主任? 谢百三教授




2007年10月,中国A股市场一路狂涨到了6124点的历史高峰,上涨途中偶尔下跌,人们都蜂拥而入去抢“便宜股”。




但中国管理层已无法容忍这种一浪高过一浪不断上涨的局面。国家银监局领导刘明康首先给各级商业银行开会,宣布从现在起到2008年全年将实行“适度从紧”的货币政策,并警告下边:2008年将实行十分严厉的“额度制”管理;一些基层银行行长纷纷来电探讨此事对股市房价及宏观经济之影响。




古语曰:“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但我们参与股市其中的人,由于牛市两年了,加之日本的货币升值;股市、房地产上涨,从1985年到1990年都长达4-5年,中国牛市不会这么短就结束吧。因此,对股市的涨涨跌跌不以为然,即使对这样实质性的重大利空消息也熟视无睹,无所畏惧。




但,首先我的一位博士生在股市达到6000点时,一个中午来了个电话,他说:“谢老师,牛市结束了,五浪走完了,看来看去,走不下去了。”“真的?牛市才2年啊!”;我对技术分析一向将信将疑。(但从此以后我对技术分析也开始重视了)。不几天,一位在2006年10月在北大中国经济中心听我课入市的企业家(在沪深京有6家公司,清华毕业,父母是北大教授)也从香港来电话:“谢老师,我已全部退出来,股市涨得太高了,太离谱了,什么股都比香港股票贵很多啊!”




此时,股市开始剧烈下行,并如海啸般地巨幅震荡,从6124点迅速下滑到4796点,又从此点反弹到5507点,稍一停留后,又于2008年1月23日跌破4700后,即“颈线位”跌破了。至此,大熊市就完全确立了。




很久未来电话的X先生突然在股市运作中间来了一个电话:“谢老师,大熊市来了,我将很久很久不再进入股市了,只买债券。你要特别小心啊!”。我看了一下电脑屏幕,此时的点位是4800点。




X先生的提醒,犹如醍醐灌顶,犹如大热天一盆冰水浇了过来。我又向北京的高手,好友们请教。他们也同意这一看法,他们说:“法人股,国家股要上市了。”“国家也在调控了,货币政策变成适度从紧了。(其实是额度制,极度从紧)。”“看,管理层在大骂基金,熊市里他们是呵护基金的。”




于是我退出大半资金,买企业债券,但还留了一部分股票,一直到股市不停雪崩式的下跌,跌到2008年元旦前夕,我才完全清醒过来,坚决地下了决心跑了出来,而此时,X先生,北京的同学们也完全逃离,并开始买国债、企业债、公司可转债。我边跑边给10几个和我们中心有联系的公司、企业总裁打电话,劝他们从股市快跑,并很久很久不要再进去。(他们大多数都听从劝告)。在3600点一带,我去深圳清华大学研究生院讲过一次课,深圳人特别爱学习,听课的有几百人,很多人围着问原因。第二天股市大跌一天,估计是深圳朋友在逃跑,后来一直跌到1664点。——熊市是不问底的,香港股票曾经跌掉了90%多。




对于X先生等挚友在历史转折关头中的提醒,我们终生感谢!




本周股市:本周股市继续处于牛市之中,坚定地在涨涨跌跌中向上攀升,一个板块炒完炒另一个板块,房地产、军工、天津和***板块都在上涨。大盘走势比较完美。国家对房地产的调整以及带来对宏观经济的影响已明显地不安和担忧,担心像日本那样房地产和股市下跌拖累整个社会经济25年。银行对房贷的降息以及“认贷不认房”都是明显的阻止房地产下跌的调控。台湾和香港都是跌下去不久在政策调控下又回了上来。不管怎么看,这些调控对相关的几十个产业和股市都是有利的。周五,在世界股市一片大跌中(美、英、德、法、日与香港均严重下挫中),中国股市也被波及,但跌幅是相对较小的,深圳成指还是翻红的;仍处于相对强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