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价值喊话”必须落实到行动


尽管美股三大指数均创出了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新高,纳指更是创出了11年的新高,欧洲各国股市均远远超过了欧债危机前的水准;尽管郭树清主席上任后5次呼吁养老基金等长线资金入市,并在历任证监会主席中破天荒地称“沪深300指数的大盘蓝筹股已具有罕见的投资价值”,但是,本周股市依然是蜗牛般地爬行,上证综指、深成指、沪深300、上证50,仅涨了0.25%、0.26%、0.15%和-0.74%,只有中小板和创业板涨了2.06%和2.72%。


为什么证监会主席的“价值喊话”在市场中无人喝彩?因为还需解决具体问题。


第一,恢复市场的价值机制。实际上,去年股市在3000点时,平均市盈率也只有20倍左右。作为新兴国家、具有更高成长性的股市,也同样具备了投资价值,但还是没逃脱单边下跌的命运。直至跌到2132点时,广大投资者更知道有罕见投资价值。问题在于,期间证监会官员公开声称:“证监会只管扩容、管发展创新、管监管,而不管指数涨跌”,“证监会不会救市,也不存在救市概念”。于是,市场便得出了结论:中国股市只有扩容硬任务,而没有估值标准,跌到什么位置都可以。于是,信心丧失,悲观绝望,纷纷告别了市场,2132点以后,由于温总理的“信心喊话”,股指反弹了240点。而今在2360点以上,证监会主席又来了“价值喊话”,却效果不佳。人们不解的是:到底多少倍市盈率是属价值低估,多少倍市盈率属价值合理,多少倍市盈率属价值高估?证监会拿什么来捍卫价值、捍卫经济晴雨表?拿什么来维护中国股市有效的市场机制?为什么“有罕见价值”的股市,资金却不敢进来?这一定是市场的机制出了问题。此时,负责任的政府应该毫不讳言、理直气壮地表示救市态度,采取救市行动。但这正是目前最缺乏的。


第二,切实解决股市的资金危机。在任何市场经济领域里,只要价格严重低于价值,无须动员,就有大批资金为逐利入市。为什么现在中国股市的价格已明显低于价值,从总理到证监会主席一再喊话,但场内外资金却迟迟不肯响应,周五沪市成交量还比周四减少了200亿,工行成交量由1.03亿股减到0.33亿股,沪深300指数的大盘蓝筹股仍无精打采。这显示了市场的资金面上出现了危机。09年初流通市值5万亿,而现在是17.3万亿;09年基金市值3.4万亿,而现在仅2.1万亿;09年机构和股民资金卡上的剩余资金3.2万亿,而现在只有7000亿,只够1年的新股扩容和再融资,就将消耗殆尽。而股市的“进水管”(增量资金)被严重堵塞,5次呼吁养老基金、住房公积金等长线资金进股市,却迟迟得不到更高层的决断和落实,更没有时间表。在这种情况下,场外资金,怎敢进场抢“价值蛋糕”?我以为,反复呼吁和动员,莫如采取一个行动。例如,宣布从去年增加的9万亿税收中拿出5000亿作为平准基金,从某日起可以进场。又如,鼓励没有向银行贷款的国企和民企,可以用自由资金象投资实业那样地投资股市,盈利部分的所得税予以优惠等等。这样,巨量的社会游资和居民储蓄就敢进股市进行价值投资。


第三,大幅减缓扩容。连年的融资规模居世界第一,出水管(圈钱)的口径远远大于进水管(增量资金),造成了经济高增长的中国股市的投资者年年亏损累累。这无疑是供严重大于求所造成的恶果。所以,恢复股市价值,必须从减少扩容开始。以往的几轮较大规模的行情,都是靠暂停扩容而实现的。现在虽然不能复制,但是阶段性地大幅减少扩容,则是必须的。虽然这会影响到部分待上市企业的利益,但是,2700家已上市公司和1.6亿账户股民的股民利益,经济晴雨表功能的恢复,资本市场的协调健康发展,远比少上、缓上几十家新股显得更重要。从长远看,市场估值的恢复,也有益于待上市企业。现在,市场最感到疑惑的是:有200多年历史的美国股市至今只有3600只股票,而只有20年中国股市已经有了2700只股票,是否还有必要按每年近300家新股的速度扩容?发展中国家的股市是否一定要超过最发达国家的股票数量?证监会官员所谓的“未来十年中国股市融资都将世界第一”的说法是否符合科学发展观?中国股市的扩容什么时候才能到头?这些都属于顶层设计的问题。在我看来,经过高速扩容中国股市,今年应该休养生息,提高质量,大幅减少扩容数量,每周“发二、上二”就行了。这样一年也有100只新股上市,10年就能超过美国股市。再加上再融资数量也不少,股市所做的贡献也够大了。本周扩容2只,根据排片表,下周和下下周都只有两个新股。如果管理层能尽早把全年都是这种安排的计划公布于市场,就可打消人们对“股市涨上来后,扩容就像倾盆大雨,股票就会被深度套牢”的忧虑,有利于市场的持续健康发展。


第四,明确上市公司的分红率。虽然证监会主席说了大盘蓝筹股的动态市盈率只有11.2倍,折合成年化收益率达8%以上,但是人们无法断定,这些大盘蓝筹股的分红率到底有多少。如果真的每年有8%的收益,而股价不大幅下跌,我相信,场外资金是愿意进场做长线投资的。所以,对强制分红,要有明确的收益细化标准可循。


第五,中小盘股的估值也应得到肯定。有人以为,郭主席只讲了11.2倍市盈率的大盘蓝筹股有罕见价值,便推断中小盘股没有投资价值。这样的理解是片面的。因为,郭主席同时还讲了“目前2000多家上市公司都是中国最优秀的企业”,“目前大盘的平均市盈率只有15倍,与欧美国家股市相仿,还低于韩国、日本的估值”。这实际上也肯定了中小盘股具有投资价值。理由是:(1)欧美国家和香港股市是三四十只样本股的市盈率15倍,而中国股市是2000多只股票市盈率15倍,不能等量其观。(2)平均市盈是一个“大家庭”,有低于平均水准的,也就一定有高于平均水准的,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而不能简单地说:大盘股的市盈率太低了,所以要涨;而中小盘股的市盈率太高了,所以还要跌。(3)国外的中小盘股的市盈率其实也是高于大盘股的。例如,创了11年新高的美国纳斯达克指数的市盈率已达到了40倍,高于中国股市中小板20多倍和创业板30倍左右。(4)中国企业上市门槛很高,采用审核制,成长性远远高于其他国家的上市公司,并且大多数是只有几千万股的小盘股。二三十倍市盈率的小盘股,其产业的新兴性,政策的倾斜性、业绩的成长性和股本的扩张性,综合为投资价值,远远超过了11.2倍市盈率的大盘蓝筹股。所以,大盘股和小盘股都有投资价值,从春节后的各大指数的表现看,上证综指仅涨了1.63%,深成指仅涨了1.57%,沪深300仅涨了1.31%,上证50还跌了0.57%,但中小板却涨了8.99%,创业板涨了10.99%。财富效应在哪一边,不言而喻。


第六,郭主席价值喊话定会有滞后效应。有人说证监会主席“价值喊话”是突破的“监管底线”、是“越权”、是违反了“市场经济原则”。我以为否!殊不知,2009年3月23日,美国股市跌到6400点的时候奥巴马总统上电视台发布讲话:“美国金融危机的最坏的时期已经过去,目前是买股票的好时机”,美联储主席和财政部长都积极跟上,发表信心喊话,结果现在美国的股市涨了一倍。既然最发达国家最市场经济化的美国总统银行行长、财政部长可以这样做,世界首富、股王巴菲特近来也公开号召“股票已足够便宜,比买债券和黄金还安全,现在就可以出手买了”。那么,中国的国务院总理发“信心喊话”和证监会主席发“价值喊话”,又有何不可?


人们务必要认清中国特色和中国国情,领会政策意图,加强理性预期,改变熊市思维,及时采取行动。不然,很可能在踏空240点后,失去更多的价值投资机会。需高度重视的是:目前股指已攻克了所有的中长期均线;实现了60天线、5周均线、突破通道上轨线、上证趋势线这四线的合一;首次出现了2010年10月—11月2601点——3186点、22.49%涨幅行情的上攻态势;连续8天、累计10天收盘在2330点以上;连续两周成交量达到1600——1700亿。蓄势攻击半年线2380点和2400点整数关的要求十分强烈。尽管依然走的是碎步、慢步、缓上急落、盘中宽幅震荡,指数蜗牛般的爬行,个股轮番上涨这样的走势,不快速拉升,却更加稳健,机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