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鲁格曼,批评川总的力量来自于无知,因为,川总团队中越来越缺少职业选手。我们不排除一种可能性,就是川总的套路不走寻常路,剑锋所向并非其真实目标。但是,专业的事情,最好还是专业的人来做,这是最起码的常识,因为,职业要求基本的知识积累,以杜绝常规谬误。

  从投资的角度看,职业选手和业余选手有很大区别,双方思考的问题角度完全不同。这个道理,就像是盖高楼。职业选手,思考的更多的是根基问题,以利于构建起更加雄伟的建筑。业余选手,思考的永远是盖楼的速度,难免会一朝崩溃。  知识,是一切思考的前提与基础。人们,最善于胡思乱想,但是,智慧又往往起源于胡思乱想。IDG聘请刘慈欣为首席畅想官,就是因为科幻有巨大价值,可以启发对未来的思考。所谓的远见卓识,往往来自于对现实的深度理解,而对未来的前瞻,永远建立在庞大知识积累之上。  我不跟知识积累处于弱势的人探讨问题,因为,很多显而易见的确定性知识结构,对方若不具备,相当于没有讨论的共同基础。人们,时常会为一些过去时争论,而真正有价值的是现在进行时和未来。读书,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同全世界最杰出的群体共同思考。有些问题,我可能曾经也有过思考,没有得到足够确定性的分析结果,但是,某个高智团体,利用现代科技得到确定性结果,且逻辑坚不可摧,我就等于得到问题答案了。此类问题答案,极少数人会感兴趣,因为,前瞻也就意味着“胡扯”。  做投资,从职业的角度讲,若归类为一门学科,应该算是经济动力学。过去十年,我反复思考的核心问题,都围绕公司和国家经济背后的科学原理。如果,你真的了解该领域的最先进科研发展趋势,你应该能看懂我写的一些东西。所谓职业,要求的就是用科学来武装大脑。  11年,我思考的一些模糊的问题,无论从架构上,还是从具体细节上,在复杂性科学研究最新成果下,都逐步清晰了。此类知识,只有极少数人才能掌握。我之所以感兴趣,是因为我7年前也思考和困惑过。从业余,到职业,经历的真实过程,就是知识积累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