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对科学的认知,是从尺度上不断精细化的过程。投资,也是如此,要建立在科学的方法论基础上,而不是建立在经验基础上。

  我不管你过去战绩如何,我关心的是现在和未来。改革开放几十年来,成功概率之高,是显而易见的。现在、未来,需要的不是战绩,而是竞争日趋激烈后更科学的生存手段与方法。所谓职业,就在于能够持续不断的脱颖而出,有本事掌握最先进的技术手段,而不是在某一个阶段表现良好。  为什么,金融投资非常难呢?因为,这个职业背后对应的真实科学技术体系极为高难,远超过现阶段科班教育范畴。从科学的角度看,金融投资背后对应的科学问题,触及人类科学研究范畴中最复杂的那一部分,就是复杂性系统问题。此类问题,挡在人类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发展进程上,还属于最难解决的一类问题。  如何在复杂系统问题上取得突破呢?一方面,要积累大量的数据,以便于计算分析;另一方面,就是要建立科学的思考体系,理论框架,从粗粒度上掌握系统的一般规律与法则,逐步深化。现阶段,人类在此类问题上,已经掌握了一部分粗粒度的框架,有点儿像第谷、伽利略时代,还没彻底涌现出牛顿。但未来,随大数据分析技术不断升级,复杂系统分析技术也会不断提升,对经济问题的理解和控制力会更高。  从某种意义上讲,人类智慧,暂时无法做到精准的分析宏观和微观经济,但是,粗粒度上掌控自然法则,还是可以做到的。这就已经可以为长期投资开辟出金光大道。真理,正在逐步的展现出来。更重要的是,要做探索真理的剑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