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年中国城市化发展的非常快,在房价越贵的地方越明显,市容非常的漂亮,可以这么说有钱就可以建设家园。这当然跟政府的资源有关--土地。土地卖的越多,价格越高,则市里财政越有钱,特别是目前大环境不是很景气的情况下。所以越有钱的城市公务员也越有钱,因为他们手里钱多啊。另外医保比例等也相应的比较高,惠及的范围比较大。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的,由于政府对城市是一个经营的理念,注定了他期望土地的价格卖得高,因为土地变成了商品,那么商品的属性就是价值,而政府作为经营者就是追求利润最大化。从这个方面来说,土地价格是越贵越好,在戴上土地稀有概念的帽子,土地价格更是像安装了火箭一样涨的有动力。


目前房价太高呼声越来越高,相信明眼人都是看在眼里,有些欢喜有些忧,但作为中华民族的任何一员,都应该享有在这片土地上居住的权利,因为他们都是曾经为国家的胜利而抛头颅洒热血的先烈们的后代,同样他们都有保卫自己家园的义务,当外国侵略者来侵犯时,大家团结起来一致抵外是每个中华民族子孙的责任。


但现在是谁在以土地的稀有来驱赶我们民族的子孙?是谁让老板姓用更多的钱来买同样价值的商品?是谁让无数的有识之士不停感叹当代的中国?试问我们不应该生活在这片大地上吗?试问我们要花几代人的钱来买这么一套房子然后就不用消费了吗?试问在中国一定要做房奴吗?


假如因为土地太少了可以建高层啊,可以开发周边的郊区甚至农村啊,怎么就没地方建房子了呢?这是一个非常荒缪的说法,也只有在中国这么一个知识普及化非常低的国度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地王的不断产出是这个时代的悲哀,为什么呢?因为地王的产生是需要付出比普通价格高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价格,这无形中提升了成本,假如房价得不到极度疯狂的程度,这些地是无法开发出来的,因为中间还有很高的行贿成本,那么怎么办?中国特色就出来了,改变土地用途或改变规划,比方说最近广州的“雅居乐欲改广州地王规划 或牵出拍改拖潜规则”,都是变相增加收益。考虑到经营城市的后果就是官商不分了,那么政府也就没有信用可言了,表面上更改规划,实际上是玩欺骗,试问一个这么大的规划说改就改了,这伤害到了当时多少一起竞拍单位的权益,导致不公,这只是被媒体曝光出来的一个个案,那没有被曝光出来的呢?所以法律的进步就是越来越透明化,接受公众监督,否则就是暗箱操作,是法律退步的表现。


所以我们应该很清晰的看到,目前楼市非常混乱,从拿到土地到建楼售楼,到处都留着一个个灰色成本进入的黑暗地带,而作为商品的房子的质量更令人担忧,从上海的楼倒倒到深圳填海区楼盘塌陷事件,试问你敢住吗?而目前市场上大家所关心的并不是房子怎么样,而是房子价格怎么样,因为充满投机,不是用来住的,所以对于投机客们是不会关心房子的质量,而是关心房子的数量和价格,所以市场上的价值导向已经弯曲了,随着房价的创新高以及交易量的上升,恐慌的心里在人们的心里蔓延,但大家应该要知道的是这是一比划不来的买卖,而作为政府更不能视而不见,不能因为这样会影响大家的购房心里,间接影响你卖地的数量和速度,而做出失职的行为。可以预见,到房价崩盘的那一天,那一批不合格的房子会被市场所唾弃,因为那时候的价值导向已经恢复了,相信过得了关的楼盘将成为稀有产品,是你们追求的目标。


用经营城市的策略相信只是一个小聪明,确实使国家像城市化前进了一步,但当这一步走到头了还未发觉,将是灾难性的,目前国内房价虚高,生活商品价格虚高,严重影响了人民大众的生活,大家的消费已经被明显抑制,而信贷又大量投放市场,人民的财产被大量稀释,进一步压制了老百姓的消费空间,与促内需背道而驰,而对外贸易又受人民币升值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危险,另外钢铁等资源大幅涨价又造成输入性通胀,中国经济四面楚歌啊!


最近新华社及人民日报连续发文批驳高房价,相信这些现象应该引起了中央的重视,另外3年央票重新启动,表明中央已经启动紧缩政策了,加息由于对企业影响较大,不会轻易启动,但如果通胀太凶猛,也会被动启动,而作为房价调控前的政府机构精简也应该赶快启动,太原市公安队伍全员下岗重新竞聘上岗及精简一二级机构值得学习。否则政府财政支出就会出现较大问题。


做为政府,不应该官商不分,否则谁来为老百姓请命,应该为老百姓提供最基本的居住地,而且公平的享受,不能把老百姓驱赶到郊区,这与人民的政府相悖的,应该全方位布置,更不能用纯租房的形式让老百姓住的不安心,应该租售并举,老百姓的钱积蓄到一定程度可以买下来居住,如果确实一部分经济非常薄弱,可以提供廉租房,但不能只是单一的供房模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