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当初鼓吹爆炒题材股、垃圾股神话一样,现在舆论和黑嘴又极力向人们兜售所谓的蓝筹股,当千军万马抛弃已惨不忍睹的绩差股去追逐蓝筹股时,更大的风险就会降临:原来蓝筹股的风险更大,杀伤力更强,不但引起指数的暴跌,而且一旦套牢,很难短时间解套。谨记:所谓的绩差绩优并不是永恒的,绩优股也可能沦为绩差股,绩差股也可能变成绩优股,当初爆炒一时的长虹、春兰等不是绩优股的代表吗!曾几何时又沦为垃圾股的代名词。
   炒股最主要的是看大势,只有判断清楚趋势才能抉择是买入还是卖出,如果是上涨趋势,买入什么股票都能赚钱,反之,只有赔钱。现在管理层重拳出击,抑制股市上涨,其目的很清楚:股市不能在涨了,该降温了,在涨下去会出乱子的。既然我们分析清楚了大盘的方向,那就要毫不犹豫的去执行,果断减仓,保住本金。记住:爆炒绩优股也是泡沫,风险更大,况乎机构赚足了也会卖出,不要去接最后一棒,不要叫舆论和黑嘴牵着鼻子走,不要给人家送钱,因为他们正发愁无人接盘呢!因为股市的下一个目标是:下跌,调整,在下跌,在调整。
附:人民日报:结构泡沫会给股市带来严重后果

    何维达       人民日报海外版


股市一路上扬,已轻松跃过5000点大关。这是值得高兴的事。应该说,股市总的发展是健康的,不存在什么大的泡沫。但是,这并不等于说结构性泡沫就不存在。

  我认为判断股市泡沫主要看两条:一是市盈率,二是看股指或者股价是不是短期内涨得太高。一般说,市盈率在30倍-50倍比较正常,但是如果超过这个数量,尤其是超过50倍甚至100倍以上,就或多或少存在一定的泡沫了。此外,股票价格在短期内超高速疯狂上涨也预示着个股泡沫。基于这两点,我认为目前中国大多数股票的市盈率在40倍左右,而且最近是比较温和地上升,应该说是比较正常的。但是,有一些股票市盈率比较高,而且最近两个月时间已经涨了1倍甚至2倍以上,这就不可避免地存在泡沫,甚至比较严重的泡沫。目前有一些股票,包括有色金属、地产和药业类股票就是如此。人们会问,这些股票真的就有这么好的效益吗?其市盈率也不高吗?不存在泡沫吗?事实并非如此。

  我不久前在一篇文章中提出几个观点,其中有两点:一是中国股市并未存在严重泡沫,不应该严厉调控;二是宏观调控应该从总量调控转向结构调控和对源头的控制。现在看来,这种观点仍然是对的。股市结构性泡沫正在形成,而且愈演愈烈,应该给予高度重视。

  举一些例子进行分析。中金黄金股价"5.30"之前最高才48元左右,现在涨了1倍,市盈率为153倍;山东黄金现在股价较"5.30"之前50元左右,也上涨了1倍以上,市盈率103倍;包头铝业、贵研泊业、中国铝业现在股价和"5.30"之前相比,均上涨了1至2倍。一些非有色金属类个股市盈率也达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可能有些人会说,这类股票除了业绩好之外,还有重组和并购题材,前途光明,等等。但是,不管怎么样,其股价不仅与其业绩相差太大,而且与境外上市股票严重背离。由此可见,其泡沫正在不断增加。

  强调宏观调控应该转向结构性调控和对源头的调控。就是说,除了要观察热钱到底往哪里去,还要关注机构和庄家是不是在某些行业或股票上使劲吹泡沫,制造暴涨暴跌,就像杭萧钢构股票那样。股市重点需要关注的就是结构性问题和机构、庄家的炒作问题,而其核心则是机构、庄家等的炒作。股市本是以盈利预期(股利派发)为基础的,致力于企业的长期发展,但进入市场后成为一种类似于货币炒货币的金融产品。正常情况下部分行业如有色金属等市盈率略高是正常的,高得离谱就需要考察原因了,分析盈利预期和股票价格是否匹配。现在的A股市场,部分行业盈利预期和股票价格是严重不匹配的,在很多题材方面存在严重的炒作和内部操作问题,尤其是重组股改等概念的利用,影响比较恶劣。

  说到这里,就需要探讨如何有效监管的问题了。金融市场的流通性强于一般商品市场的流通性,或者讲对流通的畅通性要求高于一般商品市场对流通畅通性的要求,比较容易陷入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状况。行政方式的管理是行不通的,立法未能跟上并且法外有法,这是造成机构、庄家敢于放胆炒作、操纵的重要因素;炒作资本的获利预期,则是炒作的直接原因。事后的惩罚机制,现在看来效果不大。因此,通过监察热钱的动向、判断机构、庄家的动向,以达到防微杜渐的目的。

  必须特别强调的是,股市结构性泡沫正在悄悄形成,如果这种问题继续下去而不加以适当调控,可能诱发新一轮股市泡沫,会给股市和国民经济带来严重后果,希望引起有关监管部门的高度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