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万亿之量为什么撑不起新的行情



正当投资者还在为“茅指数”与“宁组合”哪家强、如何站队苦恼的时候,本周市场给出了另外一个答案,那就是谁强也抵挡不住趋势的力量。周二的普跌,让赛道股与价值股均显出了原形,真跌起来,好像谁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是这个调整,又给满怀希望的投资者泼了一盆冷水,7月底以来,每天过万亿的成交量干什么去了?连续这么多天的万亿成交为什么还支撑不起一轮新的行情?有必要对这个问题进行适当解读。

水在加、池在扩,分子跟不上分母的扩张速度。俗话说,量在价先,有量就有行情。股市自成立以来,不少投资者都把万亿成交量视为牛熊的分水岭,认为万亿成交无熊市。殊不知,在新的资本市场生态下,这个判断很可能演变为刻舟求剑的老故事。我们知道,从A股开市以来,2014年12月5日首次沪深两市成交破万亿,而集中连续多天万亿成交只出现过四次。第一次是2015年5月到7月间,A股曾连续43天成交量过万亿,最高到过2万亿,同时带来了一波波澜壮阔的牛市行情。第二次是2019年2月也出现过连续多天过万亿的成交,行情也是上涨为主。第三次是去年春节后疫情影响,两市也有好些天成交量破万亿,不过带来的是指数暴跌行情。这次是第四次,从7月下旬以来,连续20多个交易日成交量过万亿,不过其间行情走势复杂多变,整体属于下沉之势。为什么会这样?

一方面是发行注册制改革后,市场扩容飞速发展,过去万亿支撑的市场与现在完全不能同日而语。2015年初,两市共有上市公司2500多家,总市值30万亿左右。而到本周A股有上市公司4400多家,总市值达70万亿。无论是个股数量的增加还是市值的增长,都会让原来的万亿成交影响力大大减弱。原来每天万亿成交平均到每个上市公司有4个亿,而现在只有2个多亿了。如果从市值考虑,则是三十分之一与七十分之一的差别,这还没有计算解禁股增多的因素。过去万亿成交可以让市场惊涛骇浪,现在很可能波澜不惊了。

另一方面是新股发行、再融资和股东减持多层叠加,市场抽血口子不小,影响了行情的整固。注册制改革后,新股发行速度明显加快,2020年累计发行新股399只,直接融资4700多亿元,融资额创近十年新高。今年以来已经上市新股320余家,预计全年融资额会跨过5000亿大关,创历史之最。再融资方面,2020年上市公司通过定增实际募集的资金超过8200亿,如果加上配股、发行可转债等方式融资,肯定超过万亿规模。今年前7个月,A股再融资规模已经超过6100亿,预计全年过万亿也会比较轻松。在解禁股方面,年初以去年底收盘价计算的今年解禁股市值接近5万亿。这些方方面面堆在一起,形成了对行情的压力。

你在涨,我在跌,极端分化的结构性行情抑制了大盘的上行空间。因为市场股票数量太多,资金有限,在指数编制方式没有根本改革的条件下,想要集中力量拉动大盘不是那么容易。然而,西方市场现成的炒作模式给有实力的机构投资者提供了榜样,那就是不管指数,大家抱团、集中资金炒作少数有号召力、有噱头、有想象空间的板块和个股。这两年,我们的市场在这方面可以说做到了极致。

首先是成交越来越集中,众星捧月让市场成交量主要堆集在少数股票上面。以8月17日为例,日成交量在5亿以上的股票619只,在10亿以上的270只,20亿以上的100只,50亿以上的20只,100亿以上的2只。2200多只股票成交量在1个亿以下,还有130多只股票成交量不足1000万。基本上可以说,成交量居前10%的股票吸走了接近60%的资金。因为有资金关照的才会有行情,进而形成资金的马太效应,越有资金关注的就会得到越来越多的资金追逐,绝大部分股票均被大资金所遗忘,无论你的权重大小。显然,少数股票是拉不起综合指数的。

其次是龙头股越炒越离谱,曲高和寡让少数热点成为行情的风险点。再好的股票也会有

估值的上限,当一些股票完全靠讲故事、靠想象、靠几十年以后的推演来支撑市梦率的时候,这种股票怎么说都没有投资价值。像爱美客10来个亿年营业收入要支撑过千亿的市值,怎么分析最多只有投机意义。象宁德时代比亚迪这类技术影响巨大的重资产公司,上万亿的市值怎么看都有压力。除了贵州茅台这类百年老店企业,其他赛道公司炒得越高最后肯定是跌得越惨。就是贵州茅台这种股票在基本面没有出现实质改变的条件下,股价上涨几倍几十倍以后,风险也会伴随而生,最终也会调回来。只是这种恶炒的结果会让相关板块与股票价值回归之路漫漫,调整时间长长。

再次是抱团行为越来越明显,我行我素拉抬的结果必然会带来无穷后患。以公募基金为代表的机构,这两年充分利用自己的资金优势,抱团炒作,想拉多高就拉多高,比过去的任何庄家都可怕。它们可以不断发行新基金来支撑股价,万一出问题了,损失的是广大基民,管理者手续费照拿不误,基本没有责任压力。几百只上千只基金云集在一家上市公司,涨时众人拾柴火焰高,宁德时代二季度有1363只基金重仓持有,较一季度增加555只,持股数量环比增加37.46%,且有809只基金加仓或者新进。一批其他主题基金更是抛弃约定转投新能源赛道。跌时树倒猢狲散,贵州茅台抱团松动,股东人数二季度比一季度增多,入驻基金减少,减持退出明显,股价也从年初的2600多元,跌到本周的1600多元。这种拉一块丢一块的结果让大盘很难有方向感。

这手进,那手出,短线交易放大了成交量。量是交易出来的,之所以这段时间交易这么频繁,肯定是有原因的。一是普通投资者把做波段作为应对结构性行情的策略,行情难以持续。现在行情难做 ,普通投资者只能跟着主流资金热点走,而且只能以运动战、游击战来对付大资金的阵地战。快进快出、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就是这帮人无奈的选择,很多时候都是在为证券公司打工。二是基金投资者把量化交易作为赚钱的手段,有量无行情。对于一些低估值的大盘股,基金机构都需要配置,但其走势又死不死活不活,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自己的成本优势、资金优势,通过日内回转交易提升持有效益,这里的成交量肯定不是拉行情的量。同时一些基金引进西方量化交易模式来应对市场人心的变化,其结果肯定会做很多无用功,多了不少无效交易,量虽然增加了,对行情没有任何帮助。三是抱团机构把做成交作为出货手段,高位放量有风险。这段时间有不少股票像广誉远那样,放量拉高,拉着拉着就跌去了一大截,如果你还在抱希望等待的话,很可能就成了韭菜。所以对高位放量的股票,一定不要随意追涨。

总之,市场容量变了,行情的生态变了,投资者炒作方式变了,我们对股市的很多观念也要跟着变,对股市一些现象的判断也要不断变。唯有与时俱进,才能适应市场的变化,才能成为市场的赢家。


文章主要内容已经发表在8月21日出版的《证券市场红周刊》上,作者:聂方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