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数是孤独的,这种孤独无边无际


质数却是孪生的,它的“孪生质数”除了同样是孤独的外


和它没有任何共同之处


孪生质数是两个紧紧跟随的质数


就像3和5、11和13,被一个完满的偶数隔开


他们咫尺天涯,却又天涯相伴


他们看得到、但无法依偎取暖


他们一同陷在孤独的深渊,却又无法互相救赎


---------------------------------------------


天地间,他们发现了彼此


无言的孤独让他们互相靠近


但几秒钟的距离却在他们之间筑上永恒的墙


--------------------------------------------


意大利“80后”粒子物理学博士保罗·乔尔达诺


讲诉了一个意大利式的“挪威的森林”


最深沉的感情,可能就埋藏在最简单的数字下面


--------------------------------------------


本周应该是在三亚海棠湾的,但“低调”的大S婚礼


把海棠湾的康莱德酒店全包了,我今年第4次海棠湾行只能改在下周了


---------------------------------------------


周二晚上,从机场高速上眺望江对面层次分明,高楼林立的“重庆森林”


发现自己有点喜欢上了重庆,到了酒店放下行李


头顶着绵绵细雨,绕艾美酒店一圈


发现最后竟然需要爬几十级台阶,才能回到原处


怪不得重庆的女孩有这么好的身材


---------------------------------------------


站在索菲特酒店落地的长窗前,望着眼前整洁陌生的城市


宁波 -- 还是6年前我熟悉的那个城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