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6日推荐>>>?《中际装备300308》


1125(09:39分)每股以09.59元挂单介入


21日,央行在时隔两年以来再次宣布降息,此次降息的一个最大的特点是,非对称降息。面对外界的一片质疑声中,央行在“答记者问”时指出,本次利率调整旨在缓解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融资成本高这一突出性问题。同时,央行认为这次利率调整属于中性操作,否定了货币政策已经发生变化的可能。


从经济基本面上来看,中国经济正步入“深度调整期”,中国汇丰11月制造业PMI初值回落至50.0,为6个月以来最低值,国内的CPI指标重回“1”时代。再环顾全球经济形势,日本长期通缩、欧元区也严重通缩,甚至连经济形势相对较好的美国也出现了通缩情景。中国经济现在不仅下行压力巨大,而且通缩压力也很大。不过,笔者认为,降息并不能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其一,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的关键是“血液不通畅”,所以降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三季度货币执行政策报告显示,央行于近两个月通过创新工具分别投放流动性5000亿与2693亿,但在中长期信贷方面仍难以明显改善。10月份的金融信贷数据也显示,定向宽松的受益层面仍局限在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宽松仍未从货币市场转移到信贷市场。


一方面银行间市场的利率指标,从年初以来大幅下降至3%以内,另一方面,在企业信贷市场,银行向公司发放贷款的利率仍在上行,9月份加权平均利率7.33%,高于6月末的7.26%,更高于去年年底的7.14%,而企业信贷市场的利率对经济增长的意义最为重要。


在管理层看来,通过引导货币市场利率,降低银行同业融资成本,进而降低资产端利率,最终达到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目的。但是金融机构要么偏好于将资金在金融体系内空转,要么出于风险考虑不愿意将更多的贷款投向于中小微企业。所以目前央行应该做的是盘活存量资金,让银行间市场的低利率真正惠及企业信贷市场,从而解决中小企业融资贵的问题。


其二,降息改变不了银行业“嫌贫爱富”的习性。就是各大中银行都喜欢把信贷投放到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央企国企、大型制造企业,而对于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问题不屑一顾。原因也很简单,同样一笔贷款,投给国企央企5000万,投给中小微企业50万。但相比之下,国企央企的风险系数小,而且银行所付出的成本却差不多。


其三,降息解决不了金融机构的流动性问题。今年以来,央行一直“窗口指导“金融机构支持中小微企业的发展,如果这是在流动性充裕的情况下,或许各银行会做出一些“积极姿态”,但是在货款利率市场化的条件下,虽然央行降息了,但如果银行体系资金有限,企业和个人的贷款成本很难真实下降。央行7折房贷利率优惠的条文之所以成为一纸空文,就是银行体系根本不卖央行的账。


其实,中小企业融资难是世界性难题,央行不会不明白,仅靠降息根本解决不了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只有通过发展村镇银行、小贷公司、中小企业债券市场、三板市场等多层次资本市场,才可能解决中小企业融资贵、融资难问题。所以笔者认为,央行现在降息还是为了拯救低迷的房地产业,因为拯救房地产就是拯救中国经济。


就在稍早之前,央行就拿出了二张王牌,一张是房贷证券化MBS改革,另一张是给房贷松绑,希望通过引入刚性需求来缓解楼市下行的动能,但是一个多月下来,央行救市的效果并不明显,那么现在通过降息,可以一方面促进楼市成交的回暖,使房地产软着陆,另一方面降低购房者的还贷成本,降低出现房地产金融风险的可能性。


现在很多开发商都普遍调整了预期,认为央行这次降息无疑对楼市是天大的利好。更有专家指出,当前正处降息周期,现在不买房抄底,将会错过最后一次较大的投资机会,明年中国楼市仍将迎来暴涨的可能。而笔者认为,央行虽然想通过降息来救房地产的意图明显,但是现在的房地产已远非2009年可比。


首先,中国尚没有步入降息周期,而是加快了利率市场化(特别是存款利率市场化)的步伐。对于央行来说,目前货币政策处于两难境地,如果不进行非对称降息,房地产业会出问题,明年中国经济增速很可能跌破7%。但是如果现在频繁动用降息工具,将会使中美两国的利差逐步缩小(目前美国处于升息周期),随着美元的走强,人民币进入贬值通道,那么大量的国内外资本将流出中国,届时中国的房地产泡沫会因为缺乏流动性支撑而轰然崩溃,所带来的系统性风险不言而喻。所以,未来央行降息空间有限,现在只是向市场传导出一个积极的信号,希望冀此提振大家的信心。


再者,目前中国的房价高得离谱,中国的房奴拿的是美国房奴十分之一的工资,却要支付远比美国房奴更贵的房屋贷款。短期的降息,可以减轻房奴们的负担,激发市场的活力,但是央行的这点每月免除几百元的利息与动辄数百万的高房价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


而且把房价从1万元/平米推高到2万元,与从2万元推向到4万元所需要的资金,完全不在同一数量等级之上。中国一二线城市的房价实在太高,普通民众还不会傻到因为每月少付二三百元利息,而匆忙入市购房。所以央行的降息改变不了楼市回归理性的进程。


最后,自从贷款利率市场化之后,央行对银行业的影响力正在减弱。央行要降息,银行在房贷方面未必会真正退让多少。我们注意到,这次是不对称降息,就是贷款利率降得多,而存款利率降幅不大,有的城商银行还一浮到顶。


在这种情况下,银行的存贷差大幅收窄,利润空间被严重挤压,银行在不得不进行业务转型的同时,在贷款方面更加注意控制风险,所以无论是个人房贷,还是开发贷款,各大银行未必能给出多少喜人的利率优惠。


央行此次降息,从表面上看意在拯救中小微企业,但实际上中小微企业受益十分有限。我们若从之前的央行出台房贷新政、房贷资产证券化来分析,央行降息主要还是为了拯救房地产业,一方面房地产兴衰与中国经济增长悉悉相关,另一方面房地产业一旦发生危机,将会同时引爆地方政府债务危机、影子银行危机等一系列金融问题。所以希望中国的房地产业软着陆,不要给经济带来过大冲击,这或许是央行降息背后的良苦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