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现在券商研究员都在强烈看好和推荐机械、水泥、有色、煤炭乃至银行、房地产等投资相关行业,理由多是保障房、高铁、水利建设将带来巨大投资需求。这种分析是站不住脚的,完全缺乏对中国经济现状和政策取向的基本认识。要正确判断投资相关行业的未来走势,必须对中国当前的经济现状以及货币超发、通胀、房价等各种经济问题的真正成因做正确的理解。


  当前对国内通胀的成因有这样几种认识:货币超发论,认为货币超发导致了通胀;成本推动论,认为工资价格、粮食价格以及资源价格上涨推高了通胀;通胀输入论,认为进口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导致了通胀等等。这些认识虽然获得普遍认同,但实际上都没有找到通胀的真正成因。


  2010年以来通胀压力显现的根本原因是,2009-2010年地方政府基建投资和全国房地产投资的急速膨胀导致产出缺口突然出现,通胀因此而生。天量货币供应、民工荒、民工工资上涨、房价上涨、国际原材料价格上涨乃至贫富差距拉大、人民收入增长缓慢等等经济现象和社会问题,都是过度投资所导致的结果,是与通胀相伴而生的“现象”,而不是通胀产生的原因。这些经济现象的出现表明,继续依靠投资驱动经济增长,无论在资源上,还是在政治上,都已经难以为继了。对此,中央政府不可能没有清醒的认识。


  地方政府基建投资和房地产投资是2009-2010年最主要的投资主体,是2009-2010年18万亿商业信贷最主要的投放对象,是2009-2010年25万亿货币供应量最主要的创造者,在这样一个经济背景下,中央政府对房地产市场的严厉调控和对地方融资平台的清理,显然已不仅仅是一种应对之举,而应视为长期政策取向的根本调整。两大投资主体的后续投资也将因此大幅锐减。


  严控房地产市场、低调下调GDP增长目标和高调推出保障房、水利建设规划、改善收入分配、加大民生投入,这样的政策组合值得深思。前者表明政府已经做好了严控信贷和投资后经济增速放缓的心理准备,后者表明政府为应对经济减速所可能带来的经济、社会影响已经预留了缓冲手段。


  趋势实际上已经十分清楚:投资增长已过拐点,未来投资的持续下降不可避免,保障房、水利、高铁建设只是为避免投资过快下滑所准备的缓冲垫,不是可以推动投资继续高增长的兴奋剂,包括银行、房地产在内,现时高盈利低估值的投资相关行业正站在周期的顶点。


  不过未来的经济前景未必就会因此无比黯淡,对未来经济的预期依然取决于对经济结构转型的信心。所有认为投资下降必将导致经济衰退的分析者,从根本上讲,都是在怀疑政府的能力。以当前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来看,我相信政府不仅对现实有着清醒的认识,也做好了充分的应对准备,未来将有能力保证结构转型过程中的经济稳定。


  当然,一旦经济预期改变,对股票市场的短期冲击将不可避免,而且这种预期的转变有可能很快到来,对此我们要有准备。


                                 浦银安盛基金 刘浩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