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仅仅因为美联储为刺激经济复苏而实施了宽松货币政策,就指责“美元滥发”是没有道理的,一国是否滥发货币,首先要看最终的货币供应量,而不是只看基础货币,其次要看货币供应量增长是否和经济增长相匹配,就如日本在经济泡沫破裂之后,一直实行宽松信贷和积极财政刺激政策,并长期保持零利率,却并没有人说日本在滥发货币,因为在基础货币大幅扩张的同时,日本信贷长期低迷,直到2005年才出现正增长,通缩阴影始终不去。目前美国的情况也是如此,在美联储大量投放货币的情况下,货币供应量并没有超常增长,国内通胀也远未到需要忧虑的程度。


  但大部分分析者由于缺乏必要的货币学常识,不能正确区分基础货币和货币供应量这两个基本概念,从而始终执着于“美元滥发”的认识,并基于对“通胀归根结底是一种货币现象”这句名言一知半解的理解,先入为主的形成了美元滥发将导致全球通胀恶化不可避免的预期。在这种预期下,原本由经济复苏推动的全球通胀水平的正常回升,很容易就带来了对全球通胀恶化的过度忧虑。
  夸大全球通胀以及将全球通胀上升的原因归于美元滥发,直接影响到对国内通胀的正确认识。在官方和部分学者的观点中,输入型通胀被认为是国内通胀压力加剧的主要原因,而由于大宗商品上涨又被认为是美元滥发所致,这就等于将国内通胀的根源归于美元滥发,由此回避了国内通胀的真实内在成因。


  大宗商品价格的大幅上涨是强化全球通胀忧虑的另一个重要因素,也被理所当然地认为是由美元滥发所致,这同样是一个被过分夸大的认识。以铜来看,虽然铜价和美元指数呈现显著的负相关性,但铜价的实际涨跌远远超过了美元所能给于的解释,如果说此前还有预期影响价格的因素在内,那么自2002年之后,铜价的大幅上涨已绝不是美元因素所能解释的了。



  事实上,铜价自2002年以来的大幅上涨,正是从中国进入全球大宗商品市场开始的。随着中国进入重工业化,特别是在2009年、2010年完全靠基建和房地产投资推动经济增长之后,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大宗商品市场的绝对大买家,全球大宗商品的消费增量几乎全部来自中国,据美国GMO公司的数据,中国目前生产全球9.4%的GDP,用的是全球53%的水泥、48%的铁矿石、47%的煤、46%的猪、45%的钢、44%的铅、41%的锌、40%的铝、39%的铜、37%的鸡蛋、28%的大米、25%的大豆、17%的小麦、10%的石油。显然,中国因素而非美元因素,才是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的决定因素。


  这也意味着,大宗商品价格更多的是反映中国需求的变动,而不是美元指数或是全球通胀,以大宗商品价格来衡量全球通胀,无疑会夸大全球通胀的实际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