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灼血蚶】最简单最新鲜的血蚶吃法。水温不宜过高,焯水火候极为关键。火候太过则蚶壳裂开、蚶肉苍黄无血汁,食之鲜味大失;火候不够则蚶壳难以揭开,食之腥味浓郁。有三吃:用热水喷之半熟,去盖加酒、秋油醉之;或用鸡汤滚熟,去盖入汤;或全去其盖作羹亦可,但宜速起,迟则肉枯。有幸在@融绘
的引荐下品尝到第一种做法。血蚶迅速过水,起锅后去盖后加姜葱蒜辣椒丝一起生腌,酱油醋香油调味,重口味做法但据说是在地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