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师:人总爱拿他们的烦恼来向我求法,虽欲传道而不得,应该怎么让他们明白烦恼是自己的错呢?

  师说:你画一厘米的线段给我吧。
  我拿起尺子,很轻松的画了一厘米的线段。
  师说:你用纳米尺画再画一厘米的线段给我吧。
  我惊诧的说:我根本没有纳米尺,更何况厘米对于纳米来说,尤如巨人之与小蚁,画不出来啊。
  师说:那你用光年再画一厘米的线段给我吧。
  我不再惊诧,说:我根本没有光年尺,光年这样的长度单位里,厘米对他们来说,是不值一提的,常用于天文单位。我怎么可能用光年给您画一个一厘米的线段呢?

  师说:这三种画法,你认为谁对谁错?
  我说:第一种吧。用合适的尺子画出合适的线段。

  师说:第一种是常识,自己根据现实,创造一个合适的单位去衡量他们。
  第二种是科学。用最严谨的方式对待习以为常的事物,寻找真理。
  第三种是佛学。用最大的尺子,去看细小的事物,就会如你所说,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