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在整个人类历史中,最复杂,最不可预测的事物就是期货趋势。任何一门职业都比不上这个行当来的疯狂……



?



2



我要告诉你的事你应该永远不会从其他人嘴里听到,也许是你一辈子都不可能领悟到的东西。



?



3



期货,它就像一种有生命形态,像生物孢子一样细微而又有活力的东西。人和它的关系就如同你用显微镜看载玻片上的溶剂一样,你是在用一个高级的世界的目光来看待低级世界。那些低级世界的生命在你眼里就像是一个被与外界隔离的花园,你似乎能看清他们一切活动。



?



4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东西是永恒不变的,那就是死亡。任何一个生命都逃脱不了,而那些有魔力的孢子也一样逃脱不了。



?



5



作为一个观察者一定要清醒地知道那些孢子是另一个世界的生命,是脱离开观察者生命的自由存在。所以观察者只能去认识和发现它,却无法干预和左右这些孢子。也就是说,人永远不能左右那些孢子的活动。当我刚开始步入这个领域的时候,当我最开始作为观察者认识这些孢子的时候,我自信地认为自己能左右大局。但经过与这些孢子四十年的交锋后,我才明白我左右不了它们。我永远只能是个观察者,而不是个控制者。



?



6



一个观察者必须了解自己和孢子之间的相互地位,绝不要去试图做控制者,永远把自己当作观察者。在这个过程中有三点原则需要注意:第一,孢子是有生命的,是活的。它是能够躲避,并具有能力随着环境的改变和时间的推移而*的。也就是说孢子不具有稳定的形态,对孢子过去的认识不能预测将来。当观察者了解到孢子的新形态后,孢子同样也了解到它被观察者所认识,于是变异就发生了。孢子一定会趋向于向观察者未知的方向去变异。它具有足够的智慧防止观察者捕捉到它的*规律。所以,对孢子的第一个认识就是它的永恒变异性。第二,孢子不可捕捉性。这是什么意思呢?它的意思通俗的讲就是不可掌控性。观察者不能单独把一个孢子从众多孢子中分离出来,当你把一个孢子从群体分离开后,你会发现其他所有的孢子也都消失了。也就是说,孢子的群体和个体是统一的。孢子无所谓单个,也无所谓多个,孢子是一种即存在又虚无的生命。第三,孢子的单纯性。孢子就是孢子,它不代表任何事物,任何事物也不代表它。孢子单纯到只遵循一种规律,除这个规律外任何的表象都是虚假的镜像。也就是说孢子反映的是整个世界的本原。不要用复杂的理论去表述孢子,越精细的表述越背离孢子的本质。



?



7



汉克·卡费罗是美国证券史上最有名的资深分析师,曾创下连续22月盈利不亏损的纪录;贝托·斯坦曾是华尔街创下一单赚取十亿美金的人;而迈克·豪斯则七年雄居华尔街富豪榜第一。他们的结局:汉克·卡费罗死时身上只有五美元,贝托·斯坦被几百名愤怒的客户控告诈骗而入狱十年,出来时一文不名,而迈克·豪斯更惨,他在四十五岁就破产自杀了。为什么会这样?原因很简单,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操作成功的概率总是远远高于众人。但奇怪的是他们九十九次成功积累的金钱却没能经受住一次失败打击造成的损失。为什么会这样?道理很简单,因为他们试图去控制孢子。他们都认为自己找到一条一劳永逸的预测孢子变异的方案。当他们把经验上升到理论的时候,失败就注定了。我曾说过,孢子是一种智能生命,它具有向观察者未知的方向变异的趋势,而且它总是向观察者未知的方向变异。当它意识到观察者看透了它的真相后,它一定会发生变异,从而让观察者总结的理论失败。”如果观察者不把经验上升到理论,那么孢子就不会发生变异!当观察者不试图用规律去解释孢子的时候,那么孢子同样也无法预知自己被观察者认识。也就是说,道在不长高的同时,魔也不会长高;但是道如果试图要超过魔的时候,魔必然要长高。



?



8



那么这种观点如何运用到期货上呢?只要你用最简单的方式去运作就行了。就是用众多小的失败来赢得大的胜利。这个道理就是用小损失积攒大胜利。用九十九次损失一百美金的方式来换取一次盈利一万美金去运作。看起来一百美金很少,但你要知道当你用九十九次失败来换取一次成功的时候,你几乎不可超越的。这种方式可以永远持续,直到你成为最终的赢家。当然一百次仅仅是一个比喻,在实际中这个数字是不定的,不要拘泥于我表述的形式。



?



9



既然你知道赢家秘诀为什么不是赢家呢?原因就在于我的性格中总想走捷径,不愿意用那么多次失败来换取最后的胜利。我曾坚持过两年,我一直是小赔积攒大胜,可当我每一次大胜利后,我总是想快速地度过小赔难熬的阶段,后来在我赚了很多钱后,我就天真地以为不通过这种笨拙的方式,而用那些眼花缭乱的分析图表也可以达到目的,其结果是我把以前所有的辛劳全部葬送掉了。



?



10



假如你现在有一百万美金,你会成为赢家吗?我想我不可能了,我老了。我不想再去做这种无聊的游戏了。那么假如我有一百万美金,你可以指导我如何做吗?我想我也不可能。因为贪婪和欲望,这种两个东西会让我送命。哦!明白了。但你作为我的老师是可以的,对吗?是!我就是你那个能忍受你偏执和傲慢的学生,对吗?能选择我而不去选择那些有名的培训中心的人一定在思维方式上与众不同,这是做我学生的首要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