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演义


2008年,中国股市中的人们,在经历过1月15日的大跌之后,熊市开始深入人心,于是所有人都知道反弹是认赔出局良机,那谁来做反弹解放套牢盘呢?谁也不干啊,你想着反弹跑,我不一样也等着反弹跑?一场大跌,将市场所有参与方都砸在里面,谁都想跑,那成,先前呢,还想着反弹30%走人,一看不对,得,咬咬牙,20%走人算了,结果呢,4195的时侯,还勉强弄了一个近20%的反弹,但做反弹的人却发现,当他确认反弹的时侯,人家却已经走了。于是,等着下一波反弹吧,上一把20%反弹幅度都给套了,那我就做10%了,原以为有20%的幅度的人又给留在山坡上了。看看k线,4123之后的反弹就这德性。反弹做10%都给套了,这下人们都学聪明了,只要有反弹,就开始丢货,于是,反弹一日游产生了。到最后,就形成了最近一段时间的一路向南根本不反弹的走势。


一路大跌不反弹,或者跌狠了,反弹一日,到现在,反弹也成了半日游。股市之弱,史所罕见。其根子在哪儿呢?说白了,根子就在,所有人都认同了一个观点,就是熊市来了,就是要抓住一切的机会跑路。机构要跑,基金要跑,私募要跑,信托也要跑,另外,还有一个抱着一堆天上掉的馅儿饼的主也要跑,是谁呢,自然是大小非了。
大小非本就不是炒股专业的,通常来说,平空天上掉下一堆几乎没有成本的馅儿饼,第一反应都是正好,俺公司正缺钱呢,俺厂里正差原料款呢,那咋办,卖掉啊,回归实体。这是最可恶的,机构,基金,等跑了,鸭脚板还在,早晚还会回来,大小非可就未必了,一转手就成了原材料了,就成了土地皮了,就成了机器设备了。
于是,在跑路一词深入人心的时侯,结果大盘股,蓝筹股,权重股就莫名其妙的开始杀跌,而且是不计成本,怕啥,只要卖得掉,一准有更低价格接回的机会。那么,现在狂卖就是非常正确的了。这个期间,二三线股是多半在游资和散户手里,这两帮人正偷着乐,因为二三线股坚挺啊。乐得笑话一番机构们的狼狈。等平安跌得余下零头,保险三雄成了三熊,银行股腰斩,中石油几乎破发时,散户们突然发现,他们揣在手里的二三线股突然在银行保险权重股的下跌之后变得贵了起来,那咋办呢,既然贵了,卖吧,散户杀跌,配上以出货坚决成名的游资,稀里哗啦,跌停一大片,一天不成,再跌一天,两天,感觉还是贵,那得,杀吧,三天四天的杀了;于是,上指不怎么动了,深综指开始发力了,击穿千点,直奔九百,痛快。


说到这儿,估计都明白点这段时间咋回事了,为何下跌一路不回头了。关键就是卖出成为一种唯一的正确操作。在这种情况下,救市,想都别想,救谁啊,就算降印花,结果就来个一日游,顶多就涨停开盘,在卖出唯一正确的操作下,弄不好死得更惨。


市场先生咋办呢,它也没辙,唯一的法子就是让卖出唯一正确变成不正确,要达到这个目的,就只有拼命的降价,一直降到大家伙都觉得过分了,都觉得卖了太亏,都觉得买进划算的时侯。这个时侯何时会到,这简单,等这两年下来赚的钱吐得差不多了,等所有的套牢方都下不了手割肉的时侯。那么,割肉比赛就停止了,卖出就会成为一种错误。
这个阶段,所有的人都是恐慌的,所有的操作都是疯狂的,所有的思路都是极端的,所有的分析都是搞笑的,所有的支撑都是拿来击穿的,所有的抄底都是拿来套牢的。
等这些都出现并且实施了,大盘见底,死水一潭,然后盘整终日,然后社论齐发,然后机构开会,然后扩容qfii,然后大盘开涨,一个新的轮回再度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