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博友书


 


趁着五一,我申请了换休,去过了一个超长的五一节,在远离了数据和模型的时间,感受了另一类的轻松。


 


回家上网看到了不少的博友的留言,要求我公布联系方式。很感激这种朋友式的信任。但却觉得不是太有必要。因为我之所想和所思,全都在博客中了。也许我的博客的信息量对于天天泡在股市和网络中的朋友来说实在是太少,但很抱欠,我每天所关心的,所关注的,凡是与股有关的,基本都完全的在博客上发布了(当然,除了因纪律原因不能说的)。


一直都有博友说博客的内容更新太慢,可是,就我的精力而言,我只能做到这个份上。甚至于小心眼的说一句,在我无话可说的时侯,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于更小心眼的说一句,就我的职业特性所要求的严谨和求实角度来看,我根本无法理解如何去达到每天一文的内容和实质。


很多人都在骂股评家水平臭,嘴巴黑,其实也未必全都如此,就我所认识的一些人来说,他们并不是一点水平没有,他们的痛苦在于,每天一评。他们的难处在于,所有学过的分析方法第一条所告诉他们的都是不要预测市场,至少是不要每天预测市场,可是,很不幸,在中国这种怪胎式的股票评论工作却逼着所有的股票分析者每天一评,而且还得象新闻联播一样的准时和准确。准时,他们做到了,可惜的是,准确,却没有一个完全做到。“我不想预测,但却不得不预测”,这是所有的股票分析者和股评家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也因为这个原因,中国股市18年以来,黑嘴无数,股神全殇。


 


自从写博客以来,我放在股市上的时间几乎比以往增加了一倍。要知道,我虽然是吃证券饭的,但我真正花在交易上的时间或者说花在观察和看盘上的时间其实每个工作日平均下来不到半小时。而且这个半小时也通常都是在盘后或者午盘。因为看盘对于我来说,不是不会,而是觉得没有必要。为何呢?很简单,如果你要买,你其实只需要去等一个合适的价格买进就是了。如果你已经买了,那就更没必要去守着,就象你在阳台上种了一盆花,是不是要去守着花开呢?是不是还要去守到花谢呢?


当然,我的这种交易模式是以月甚至是以年来计算盈亏的。至于说很多博友所喜欢的那种持股一天两天,赚个三五点,然后再寻找新目标再买进的这种小蜜蜂手法,我是不通的,至少是一个门外汉。曾经的年月中,我也曾有过蜜蜂式操作,但最后的结果是,我最终明白的只有一个道理,就是:今天的红k线,和明天的是否红k线没有任何关系。


 


写博客以来,一直都有意无意的在文中以各种方式和各种语气在告诉博友们一句话,但至今为止,知者瘳瘳,今天我就直接说出来,这句话就是:要想在股票上赚钱,那么请离它远点。


距离产生美,距离产生安全边际,距离产生理性思维,距离产生平滑效应。有位叫立阳的股评家有一句话我以为很经典:站得高,看股市风平浪静、站得近,看股市波涛汹涌。仔细想想,是不是很有道理?


 


我是一个其实很懒散的人,对于任何的事物和事情,都很少产生那种狂热或者上瘾的反应。炒股,对我来说是副业,期货,对我来说还是副业,做一点小生意,在我来说依然是副业,而每天提供大米和猪肉钱的本职工作,在我眼中本质上还是副业。副业的意思是什么呢?顾名思义,当然就是说这不是主要或者说要命的干活了。


结果呢,我的所有的副业都是主业,所有的主业又都是副业。


无所谓成败,无所谓成就,无所谓得失,无所谓毁誉。


能干到啥样就啥样,能做到多好就多好,尽心而为,尽力而施。


无为无不为,道黄之学中的经典之语,也许还可以理解成这个意思吧。


 


好了,先说到这儿,今天拒绝了博友的要求,并且有些失之武断,还望海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