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在2016年底美国大选前后大幅下跌。


  这位以看跌闻名且常常有先见之明的基金经理说,这可能引发“完全不同”类型的危机,因为许多国家的政府已经债台高筑,而且大部分负债已转移到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上。


  格兰瑟姆说,考虑到央行能够印钞来调整自身资本,这“可能是一次我们能够经受住的危机。如果不是,那么我们可能会重返上世纪30年代,看到一连串政府违约”。


  格兰瑟姆对美联储今年将在近10年来首次加息的影响并不感到特别焦虑。他指出,美国在2004年到2006年间曾13次加息。


  他说:“目前,我们仅因为一次加息的前景就表现得歇斯底里了?这有点像开玩笑,真的。当美联储采取加息行动时,我们也许会经历动荡的几周,但我确定,市场将平稳下来,而且最有可能的是走向新高。”


  然而,这将吸引对自2009年开始的这轮大牛市普遍持观望态度的散户。到美国大选之时,这可能会推动标准普尔500指数估值偏离长期基准两个标准差。格兰瑟姆将之归为泡沫。


  格兰瑟姆不确定什么事情可能引发下一次危机。他指出,泡沫不会仅仅因为金融资产估值过高就破灭。但他认为,考虑到极高的估值,到2016年底,市场很可能极为脆弱,并极易发生崩溃。


  他说:“我们也许会比较幸运,能够再次承受危机,仅仅经历一次股市崩溃。而另一方面,它也许会破坏整个系统。它将会是一场新的、不同寻常的危机,并可能造成国家违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