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亿在手,孙国栋背后的疯狂游资

  新能泰山(000720,股吧)(000720.SZ)第二大流通股东,河北钢铁(000709,股吧)(000709.SZ)、国投电力(600886,股吧)(600886.SH)、华丽家族(600503,股吧)(600503.SH)、中国一重(601106,股吧)(601106.SH)第五大流通股东,交运股份(600676,股吧)第七大流通股东,合计持股市值14亿元。这是6月30日的孙国栋(以马甲“孙煜”之名持有,传其为孙国栋之父)。


  9月11日,证监会通报,孙国栋因涉嫌操纵全通教育(300359,股吧)(300359.SZ)等13只股票价格,被证监会没收违法所得1129.89万元,并处3389.67万元罚款。


  在江湖上闻名已久的“孙哥”,首次以孙国栋的大名,出现在千万股民面前。


  而在孙国栋的身后,是一个隐秘的游资江湖:他们为了出货,人为诱多,用大资金将股票拉至高位,快进快出之间,散户沦为接盘者。这是他们的典型的操作手法。


  在徐翔转身阳光私募、章建平转向中长线持股之后,游资江湖的老大之位一直是各路人马暗中争夺的目标。按目前可知的信息,此番被查的孙国栋,似乎早已登顶游资江湖“一哥”。


  证监会开刀:整肃游资


  在不少业内人士的看来,证监会对孙国栋及另一游资大鳄马信琪开刀,意在打击游资对热点题材的疯狂炒作。


  按证监会通报,孙国栋在2014年12月至2015年5月期间,在开盘集合竞价阶段、连续竞价阶段、尾市阶段通过虚假申报、连续申报抬高股价等方式影响全通教育13只股票价格,并于当日或次日反向卖出获利。孙国栋参与的13只股票,几乎都为疯牛行情中的“妖股”,其中以全通教育和暴风科技(300431,股吧)最具代表性。


  2014年1月上市的全通教育,发行价30.31元,经过各路资金的拉升,2015年5月,飙升至467.57元,成为A股第一高价股。


  今年3月上市的暴风科技,发行价仅7.14元,连续29个一字涨停后股价达150元,其后又一路狂飙,涨至327元,创造了A股的“吉尼斯纪录”。


  孙国栋的涉案时间,正是A股从2600点一路暴涨至5000点的疯牛阶段。此间,身家翻数倍、甚至数十倍的游资大有人在,孙国栋只是其中的典型。


  “你可以这样理解,没有当初的暴涨,就没有后面的暴跌;没有之前的疯狂做多,也就没有后来的所谓‘恶意做空’。既然股市震荡发生了,总会有人承担责任。”浙江一位私募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按上述人士的说法,为了出货人为诱多,正是许多游资大佬的惯常动作。他们用大资金将股票拉到高位,如果没有散户接盘,就不可能完成出货。按照他的理解,这是一种市场行为和技术手段。


  事实上,证监会和交易所查处游资“操纵股价”,早已不是第一次。


  2008年1月,证监会通报查处了“宁波敢死队”成员周建明利用虚假申报手段操纵证券市场的案件,没收周的违法所得176万余元,并处以罚款。这是2007年9月《市场操纵认定办法》明确后,证监会首次查处此类案件。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在2006年1-11月期间,周建明利用在短时间内频繁申报和撤销申报手段操纵大同煤业(601001,股吧)等15只股票价格。


  2009年7月,在IPO重启后首批新股即将上市交易之际,“为打击涉嫌短线操纵行为”,深交所对托管在东吴证券(601555,股吧)杭州文晖路营业部的
“方文艳”账户和托管在江海证券深圳宝安南路营业部的“黄丽娟”账户采取了限制一个月交易的监管措施。


  方文艳是杭州游资大佬章建平的妻子。深交所称,“方文艳”账户2009年以来多次出现严重异常交易行为,先后在“万科A、*ST生物、中关村(000931,股吧)等多只股票交易中通过大笔集中申报、连续申报、高价申报或频繁撤销申报等方式涉嫌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交易量。


  孙国栋、马信琪此番被查的案情,几乎是之前查处周建明的翻版。只是因为目前的整肃力度,这次查处有了不同寻常的轰动效应。


  孙国栋折戟:暴跌遭“割肉”


  如果证监会的处罚,将孙国栋推上了风口浪尖并让其感到寒意,那么,几只重仓股的暴跌,则让孙国栋体会了“割肉般”的剧痛。


  9月18日,停牌近3个月的国投电力复牌,毫无悬念地一字跌停。孙煜持有1933.33万股,停牌时市值2.93亿元。


  此前的9月10日,新能泰山复牌。孙煜持有577.73万股,停牌时市值9800万元。在经历7个一字跌停后,9月21日,新能泰山方才打开跌停。此前的9月16日、9月18日,孙国栋所在的中信证券(600030,股吧)上海溧阳路证券营业部,已借助通道优势在跌停板上卖出3600多万元。


  8月24日复牌的河北钢铁,则完美展示了孙国栋“火线割肉”的过程。孙煜持有河北钢铁6090.01万股,停牌时市值4.25亿元。


  8月27日,适逢大盘反弹,因中信证券北京总部证券营业部和两大机构席位的助力,溧阳路在第四个跌停板上卖出6219.38万元。次日,河北钢铁打开跌停,溧阳路借势又卖出1.97亿元,完成清仓。


  此前的8月26日,河北钢铁成交1亿元(未上龙虎榜),溧阳路卖出金额当有数千万元。按照4个跌停的平均出货价估算,孙国栋在河北钢铁一只股票上的亏损,当在1.5亿元之上。


  加上国投电力、新能泰山,孙国栋在3只停牌股票上的亏损,估计在3亿元上下。3只股票都在6月牛熊交替之时买入,是当时各个题材的龙头股。神奇的是,三只股票几乎都在孙国栋买入当晚便宣布停牌。


  按照“宁波敢死队”的操作手法,如果不是遇到连续一字跌停的极端行情,崇尚快进快出的孙国栋,在一只股票上的亏损几乎不可能超过10%。


  “这么多股票停牌,对孙国栋来说绝对是意外。”一位熟悉敢死队操作手法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跟市场上博重组的资金不同,如果知道股票会停牌,游资反而会在停牌前退出。因为停牌有不确定性,占用资金的周期又长。游资宁愿赚取有把握的短线涨幅,也不愿去赌停牌股。”按他的理解,一名成熟的短线操盘手,携资金优势,即使频繁操作,胜算基本有七八成。


  在2014年转战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营业部之前,孙国栋在光大证券(601788,股吧)杭州庆春路营业部。因为他的到来,光大庆春路成为游资圈的一大黑马,几乎每天都有数千万资金在龙虎榜上出现。“孙哥”的大名,开始在杭州游资圈传出,有人称其长相帅气,颇像明星金城武。


  而由当时庆春路的上榜资金看,在高峰期的2014年四五月间,孙国栋所能支配的资金,不过亿元。一年下来,其资金规模可能翻了十倍。在经常研究盘面的人眼中,孙国栋经常能引导股价走势,将“拉升、洗盘、出货”的操控一气呵成,而且经常一天之内买入卖出做T,手法异常高明。


  因庆春路引发各界关注,2014年下半年,孙国栋将账户转至实力更强的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光大证券庆春路彻底偃旗息鼓,几乎从龙虎榜上消失,位于上海市虹口区溧阳路1088号龙邸大厦2楼的中信证券溧阳路,取而代之,成为无人可及的“中国第一营业部”。


  过去一年,溧阳路在龙虎榜上榜1358次,龙虎榜买入金额近800亿元。上榜次数和资金,都是排名第二位的中国银河证券绍兴证券营业部的两倍多。以孙国栋在溧阳路的一哥地位,基本可以确立其在中国游资圈的一哥地位。


  遗憾的是,时代周报记者几经努力,遍访光大庆春路和中信溧阳路,均不能核实孙国栋的真实身份。一位自称到过孙国栋家的人士称其40来岁,瘦高个,戴眼镜,短发,说话总是慢三拍,但对其来历亦不清楚。另有业内人士称其来自宁波,早年或在银河证券宁波和义路营业部。


  孙国栋本人,只在滨化股份(601678,股吧)2010年一季报、欧比特(300053,股吧)2014年中报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各出现一次。5年前,其持有滨化股份的持股市值仅561.76万元,到欧比特时,已经达到2710万元。


  2011年1季度,孙煜的名字,首次出现在西藏发展(000752,股吧)的股东名单中。到当年年底,其同时跻身奋达科技(002681,股吧)、海南橡胶(601118,股吧)、石煤装备、山鹰纸业(600567,股吧)4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开始在资本圈崭露头角。


  今年5月28日,孙煜以0.66%的持股,“晋升”梅雁吉祥(600868,股吧)第一大股东,其名字首次为媒体关注。到今年上市公司半年报公布,孙煜同时成为6家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坐拥市值近14亿元。加上未上榜的资金,其身家至少在15亿元之上。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孙国栋对“33”这个数字情有独钟。季报中公开的华丽家族、交运股份、国投电力、唐山港(601000,股吧)、中远航运(600428,股吧)、山水文化(600234,股吧)、海南橡胶、石煤装备、山鹰纸业等股票的持股数,末尾都是33手。


  神秘搭档:85后顶级游资


  如果说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是此波牛市中的第一营业部,那么,老二非银河证券绍兴营业部莫属。这家绍兴游资聚首多年的营业部,今年成长出一位80后顶级游资、也是孙国栋的黄金搭档赵强。


  赵强自称“赵老哥”,在知名股票论坛淘股吧已出没多年。但很少有人知道,现实中,“赵老哥”只是个不到30岁的小伙子。


  1987年出生的赵强,毕业于杭州某财经大学。2007年,赵强以来自父母的10万资金入市,到今年4月翻了1万倍。


  4月16日收盘后,赵强以《八年一万倍》为题,在淘股吧写下一段话:今天是值得纪念的一天,资金终于上了一个大台阶,感谢中国神车!当天,中国中车(601766,股吧)迎来连续第四个涨停,两天后出现历史最高价,其后开始持续下跌。赵强在中国中铁(601390,股吧)一只股票上,至少实现了资金翻倍,达到10亿元级。


  在淘股吧从不发帖的孙国栋,也忍不住跟帖祝贺,“恭喜一下我最铁杆的兄弟!”这让赵强激动不已。不过,在现实中,绍兴游资圈的人都批评赵强,不该这么高调,把自己的收益和资金实力全部暴露出来。


  与神龙不见首的孙国栋不同,赵强在淘股吧上留下了不少成长的印记。2010年首次发帖时,他就把杭州的章建平当作偶像,潜心观察他的进出。


  2013年元旦,赵强写下一段感言:2012年收益差不多刚翻倍,做得不尽如人意,但越来越精于短线之道,持股周期也比以前长了不少,去年给我最大的收获就是牛股要学会做波段敢拿敢做T。还有就是切忌别做自己模式外的操作,因为这个去年损失不少。


  此后,赵强的“短线之道”越臻成熟,绍兴银河在龙虎榜上出现的次数也越来越密集。


  “赵强的悟性很高,这么年轻能做到这个资金规模,的确有过人之处。”一位私募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如是评价。赵强以30岁不到的年纪,超越绍兴银河的大批元老成为一哥,成为当地许多年轻股民膜拜的对象。


  绍兴一家营业部的老总告诉记者,游资跟营业部的关系都很好,基本都会有融资操作。如果他们有要求,券商基本会破例给他们更高的融资比例。赵强能在熊市里实现翻倍收益,那么在过去的半年多牛市里,一个月翻倍并不困难,如果碰到中国中铁、暴风科技这样的强势股,十来天就可以翻倍。因此,8年翻万倍,基本不是吹牛,而是实打实的业绩。


  2014年,注重长线投资的杭州大鳄赵建平(N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和赵强在绍兴举行了一次私密的“两赵会面”。赵强的江湖地位,得到业界认可。


  不过,跟孙国栋一样,在6月以来的暴跌中,赵强也遭受了严重的损失。


  在孙国栋重仓的河北钢铁、新能泰山、国投电力3只股票中,赵强亦深度参与,分别位列第九、第八、第三大股东行列。此外,赵强还持有新兴铸管(000778,股吧)1351.24万股,停牌时市值1.75亿元。


  4只股票截至6月30日的市值,高达8.78亿元,其中光国投电力一只,停牌时市值就高达4.6亿元。经历复牌后的连续暴跌,赵强的损失,估计接近4亿元,比孙国栋还要多。孙、赵两人,或成为这波熊市中缩水最多的游资。


  赵强个子不高,貌不出众。在成名前,甚至一度为情感之事烦恼,“真心觉得女人比股票复杂多了”。不过,身家上亿后,赵强也过上了“宝马雕车香满路”的日子,经常由助理开着红色法拉利接送。有消息称,其已经买下数套别墅。


  始于今年6月的股灾,让赵强经受了严重挫折。9亿元资金被套,加上证监会打压游资,赵强开始放下股票周游世界。一些股票复牌后,他也不现身,而将股票清仓的任务,交给了留在营业部的一批年轻助手们。


  性格普遍内向 身体普遍不太好


  游资“传奇”的另一面


  陶喜年


  2008年3月,当记者首次披露章建平传奇故事的时候,适值一轮大牛市刚刚过去。当时,从5万元起家的章建平,身家已达20亿元。在游资圈,其实力如果不是中国第一,至少可入前三。次年,宁波敢死队总舵主徐翔在上海成立泽熙投资,转型阳光私募。翔哥一改之前的草根身份,以更高调的姿态,在中国资本市场一次次掀起巨浪。


  牛熊交替,一晃七年过去。如今,章建平还是一如既往的低调,今年一二季度,他先后现身乐视网(300104,股吧)、东方财富(300059,股吧)两大千亿市值的创业板龙头前十大股东。其中,持有乐视网1275万股,市值12.75亿元,排名流通股东榜第二;持东方财富1300万股,二季度末市值8.2亿元。


  最新的消息是,章建平也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并有了助手,在杭州金融CBD钱江新城买下了某高档写字楼的好几层,并将其中一层租给某知名证券公司。


  来自宁波奉化的徐翔,今年首次现身宁波百富榜。在上市公司云集的宁波,翔哥以19.6亿元身家,排名第44位。作为私募一哥,翔哥依旧生活在风口浪尖。


  早有徐翔、章建平,现有孙国栋、赵强。股神的故事虽人人向往,但股神的生活,却不一定适合大多数人。这是一批孤独的人,性格普遍内向,常年生活在一个小圈子里。因为常年研究股票,身体普遍不太好。


  杭州、宁波和绍兴,是中国游资的三个大本营,而金融中心上海,是这些人经常出没之地。60后的章建平、70后的孙国栋、80后的赵强,刚好可以作为杭州游资、宁波游资、绍兴游资的代表。


  谁将是第一个90后股神?谁会成为游资一哥?只要有股市存在,敢死队的传奇、股神的传说,或许就不会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