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这个周末,我们注意到,在媒体上报道了温总理的《坚决抑制以钱炒钱 确保资金投向实体经济》这篇报道。对此,我也听见了有好几次不同的人之间的谈论。今天,又有人来跟我也谈及了此事,在这里,我把我对那个人的谈话内容发到这里来,讲讲我对此篇报道的观点。


?? 这一段是我刚才跟那个人对话的内容:“这个嘛,说说是这样子说的,但控制难度很大。 当时四万亿爬到八万亿! 现在是对是错也讲不清了,但现在这个后遗症就摆在那里哎—————。难道不是吗??? 当时那麽多贷款是怎麽贷出去的那? 不是经过充分论证到处征求过意见的吗——————??? 那现在要想尽一切办法股市不上,是何道理?不就是不让无处用的钱不进入股市吗———————?!那既然早知如此,那何必当初??? 那好,如今的股价却打到比2005年还要低了,那到底有什麽好处呢?一个好处是打压了打新资金,另一个是好处压低了创业板的股价(包括发行价)。官方是这样说的,对此,我本人也赞同,确实是有着两项好处。但,问题仅仅是此两项吗???应该是不一定吧? (其实我应该说完全不是此两项!但我也用了“比较委婉的言辞”。) 当然,股市上去了后就应该降,这完全是合理的,也是完全应该的。但股市,在中国,仍旧是属于向熊市状况发展进行鼓励的,此种状况,却依旧跟过去没有二样!”


昨天,我看了一下报纸,在股市栏目上,我发现其中的文章对股市的现状进行了“委婉的质疑”。可见,现在不满的声音正在从最普通的股民中开始向高一点社会地位的阶层中蔓延(其实记者这个阶层已经比底层的白领要高多了。),这个情况发展下去,可真不是一件好事。尽管现在状况还不是太严重,但一旦发展下去,那麽比记者这个阶层更高阶层的人也会开始产生不满,到那时情况就严重了! 我之所以这样说,那是因为在实际上,有不少领导的家庭,其实手中的股票不一定都是原始股,他们有不少也是先从二级市场买来的,而不是从一级市场里得来的。我可以说吗,我说的这个情况是事实。因此,如上所讲情况2005年发生一次,再一次发生也不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