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股IPO的声音从年后重启到两会后重启,从三月底重启到清明后重启,从五月份重启到新华社为IPO重启连发五篇社论造势,谈IPO色变,上证指数年后一路下跌,从2444点跌到了2200点,期间没有任何反弹,而世界股市一路创新高,可谓天壤之别。因为IPO股市跌跌不休,因为IPO投资者亏损累累。对于新股IPO股民从没有听到管理层一种明确的表态,以至于一直处于一种时时担惊受怕的阵痛之中。


?


就像政策管不住房价一样,政府是最大的受益者,苦的是千千万万老百姓;新股救不了股市,上市公司是最大的收获者,亏损的是千千万万投资者。房价可以实现问责制,IPO可不可与指数挂钩呢?譬如说指数低于2000点,自动停止新股融资;高于2500点,只准小规模融资;高于3000点,可以中等规模融资;高于3500点,可以恢复全面融资功能。要想搞好股市,办法不可能没有,关键是想不想的问题。只会嘴上说要保护投资者的利益,没有切合实际的措施,还是一句空话。


?


新华社一味指责不新股IPO,股市没有出路,是一种脱离实际脱离中国股市特点的官僚作风,明知股市跌跌不休,却还在造谣中伤,蛊惑善良的投资者,非常令人心寒。最简单的道理,新股能不能IPO,当然是市场说了算,在一个丧失了融资功能的市场,还配谈新股IPO吗?发一个破一个,你能保证所有抛售者不低于发行价吗?但是,对于大小非富人来说,该不该征富人税呢?国际通行的惯例做法,为什么我国不跟上实施呢?一方面可以增加国家财政收入,平抑贫富差距,另一方面也可以抑制抛售行为,稳定股市根基。制度的漏洞敞开,怎么搞的好呢?


?


改革深水是关系到一个国家将来的命运,收入分配制度完善吗?个人财产制度透明吗?腐败问题可能是未来最直接的灾难,在新股IPO问题上,最怕以权谋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