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在兴奋雀跃中急速上攻,在贪婪和幻想中构造头部,在大众满怀希望时开始缓慢下跌.在绝望中急速下挫,在恐慌中构造底部,在恐惧掺杂着忧虑中缓慢爬升......这样的市场已经循环往复存在了四百年.并将在我们的有生之年继续循环重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