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东西实际是个很费力的事情,尤其是要把心底流淌的东西完全表达,更是需要呕心沥血。至少我是这么感觉的。多年的呕心沥血已经力所不能及,所以长期没有写什么了。


有一个心愿也可以算上已经了了,那就是破译缠学的一个“谜”——缠师曾经说过,能够理解他那一套的不会太多,因此,他只是把操作层面的东西介绍给世人,而把背后的原理一类的东西就隐过了,免得世人越看越糊涂。那么,背后的原理类的东西是什么?我一直想,恐怕类似于斯可芬斯之谜或者哥德巴赫猜想,也许谁能够解开这个谜,谁就会更快的达到缠学真理的彼岸。


不揣浅陋,自以为是。个人以为:那个谜的谜底就在《绝对光速宇宙观》里面了。有心者看看有关的东西吧。


至于市场,个人感觉,一个十年大牛市已经确立,尽管会是非常曲折——这种曲折,对于缠学者未必不是好事。好好珍惜,也许不少人今生只有这一次最好的机会了。对于缠学浸淫的操作者——投机者,实现缠师所说“从一万到一千万也不难”那个梦想的市场条件已经具备,剩下的就是个人的造化和真才实学了。各自珍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