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选股与选时是股市操作的两大难题,选股已发展出许多成熟的理论,相对容易,但选时因理论较少,至今还在发展中,要如何才能深入?
  答:选股有两大标准,成长型与价值型。选时也有两大方法,长线与中短线。长线的选时跟大循环有关,相对单纯;中短线的选时还要考虑趋势与筹码的两大变数,相对复杂。一般人习惯做中短线来增加获利,但因选时的困难,反而获利减少。
  说明:一支股票从10元涨到20元,也许要花一年的时间,但其中大部分时间都处于震荡整理的走势中,真正大涨的时间不到3个月,甚至不到3周。要在一年的时间内,选中其中大涨的3周,概率很小。如果持股一年,这大涨的3周必然包含其中,其概率就大幅提升。为了避免大涨的这段时间溜掉,最佳的方法先进行合理估值,然后耐心持股,直到大涨出现,价格偏高时才出脱。一般人因为缺乏估值的信心,才抱不住股票。不断进行短线进出的结果,往往是大涨时手中已无持股,或者关注其他热门股而忽略了以前的股票。结果热门股获利有限,而原先的个股却大涨,这种情况大部分投资人都经历过。
  时势是一体的两面,选时是想把握趋势最明朗化的一段,因此发展出许多技术分析的理论,来探明趋势。但因技术分析的结果有多种答案,同一个图形却有两种截然相反的结论,因此透过价值分析来解决这个矛盾。但价值分析只能告诉你可能会出现什么价位,无法告诉你正确的出现时间,或者时间会持续多久,因此价值分析必需和长期持有互相配套,这是法人最后的选择,也是最稳健的盈利模式,透过这种模式才具有可靠性,规模才能做大,然后再透过规模来取胜,这一点是个人投资者所做不到的。
  在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人性的贪婪也不断膨胀,社会资金不断涌进市场,造成市场不败的神话。当潜在买盘和潜在获利卖压处于趋于平衡时,股价还是不断上涨,直到二者比例悬殊时,市场才会突然逆转,构成一个关键性时刻。因此,选时的难题在于如何预知规模的极限,在泡沫崩溃前勇于退出。最后仔细一思考,价值分析、规模极限、时间循环是三位一体的,互为因果。其中价值分析的神秘性最低,最容易深入;规模极限有神秘性,但仍有其长期的规律,如整体市盈率60倍以上;但时间循环就相当神秘,因为它具有极端的简单性与内容的高度复杂性,从内容分析来预测时间的转折,往往徒劳无功。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