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来的总会来。



本次IPO重启意义和前几次不同,舆论普遍热议的是中签后缴款的制度安排,但本人认为“总股本不超过2000万股的公司取消询价环节,由主发行人和主承销商协商定价”的制度才是最大的看点。下面分别谈谈。



新股申购不预先缴款,显然会平抑股市在新股申购期间资金冻结/解冻时股市的波动。这是一个对散户相对有利的制度,因为在同等市值下,散户能申购的股份数量会更多。因此如果按照以前的估值水平发行,新的制度下应该会导致新股中签率大幅下降(原来不参与和部分参与新股申购的账户,现在都有积极参与意愿,因为几乎没有成本)。这种情况下,打新理财产品和债券型基金等场外资金,考虑到自身的成本,参与新股申购的意愿应该会下降。而这部分资金在上一轮新股发行期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它们的退出会对中签率的下行有一定抑制作用。



有限定条件的中小公司协商定价发行,实际上是一种市场化发行的试水行为。这意味着新股发行在逐步向注册制过度。就市场本身而言,这是好事,谁想要的股票谁定价。同时也意味着证监会在尝试转换其自身的角色——做一个合格的裁判员。但在目前中小创股票PE高企的情形下,这必然会导致新股发行定价的走高(主承销商和上市公司都有这样的冲动),到时候多年未见的开盘破发现象必然会重现江湖。这算不算损害中小投资者的行为?当然不算!因为市场化发行意味着有人愿意买的价格就是合理的价格,中小投资者需对自己的投资行为负责。更没有理由怪罪证监会(如果它已经履行好了裁判员的角色)。



??? 目前看来注册制在2016年实施已成必然。在既往作为部级部门的证监会都难以抗住利益集团压力的情况下,今后拥有发行审核资格的上交所和深交所,转移压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市场化发行——即主要审查材料的合规性。至于能不能卖出去,以什么价格卖出则由市场来决定。从这个角度而言,散户今后股市投资面临的风险会进一步加大。



???? 至于本次IPO重启对股市走势的影响,可以从情绪面(短期),资金面(中期),基本面(长期)来分析:



???? 长期而言,十三五定的经济增长目标已经昭示,中国经济的减速还在路上,中国经济的转型之路任重道远。在这个过程中,传统产业将面临巨大的压力,新兴产业则机遇和风险并存。这两年小贷公司的全线溃败、银行不良资产的趋势性上升、学生就业压力的增大已经充分说明当前经济面临的阵痛。也正是如此,国家需要股市输血的意愿非常强烈。如果股市的反哺能促进经济转型顺利完成,从而形成良性循环,带动企业盈利的上升,长期的大牛市的确是可以期待的,否则只会把股市拖垮。



中期而言,目前的宽松货币政策无疑还会继续。不过在利率市场化已经完成后,考虑到美联储年底前的加息(大概率),利率进一步下降的可能性已经很小,降准仍然有空间。宽松的货币政策既有利于股市也有利于债市。就股市而言,扩容的速度如果慢于资金流入的速度,阶段性的上升还会持续,如果只是存量资金的博弈,则情况就不乐观。在经历年中的大跌之后,资金的偏好转向了债市,当前一些没有良好基本面支撑的公司债,其定价已经国债化了(即和同年期国债利率相若),甚至出现了公司债与国开债(国家背书信用)利率倒挂的现象,过热的同时也表明资金对固定收益类资产的热捧。当前中国的债券规模约40万亿——和目前股市的市值相当;如果其中部分流入股市,则会对现在的股市形成支撑。至于养老金入市,对当前的A股影响更多的是心理层面。国外的资金方面,目前看来人民币本年度纳入SDR几成必然,这个对人民币资产有利,但对A股的利好只是间接的;直接的利好来自MSCI纳入A股,目前的进展是MSCI已经纳入了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由于其采取的策略是循序渐进直至配置到设定的比例,因此其利好是温和的,初期可能会对市场情绪带来提振。



短期而言,市场处于大跌之后的恢复阶段,市场并没有完全稳定,因此这次IPO重启对投资者的心理冲击肯定是存在的。但考虑到国家意志、趋势的力量、以及A股投资者普遍的短线博弈特性,市场会面临压力,但也不大可能在一夜之间因此而崩溃。不过要说这次重启IPO是利好,也未免有点掩耳盗铃。



总体而言,IPO重启对国家经济是好事,对中小投资者是好是坏见仁见智,但它毕竟带来了活水。投资者憎恨IPO其实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行为,因为2014年股权类融资总共7700亿元,而新股IPO融资还不到800亿元,其余的皆为增发融资。要说对市场的抽血,IPO确实当了冤大头,而增发中的种种猫腻,估计也未必比新股IPO少吧。即便是暂停IPO期间,再融资也并没有停止,最近的同方同芯800亿元增发预案,有没有突破你的想象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