旦哥是个热血青年,2003年他辞掉了年收入4万元的国企职员的职位,和他的网恋女友去了北京“发展”。在北京每月收入3500元,不过是it朝阳产业的。
  他很爱国,有次在北京某酒吧喝多了,要打一个日本人,结果被“那个日本人的朝鲜跟班”打了一顿。 每次说到这里,他都会狠狠地竖中指。
  2006年他回来结婚,找到我们几个负责找七八辆高档的车,还声明“不要日本车”。
  在婚礼召开前的筹备会上,一个兄弟说倒是找了两辆好车但是日本车。旦哥勃然变色,怒斥“我坚决不用日本车,你没看网上说我们买日本人的产品就是支持它们的军事产业”。旁边众人皆钦佩。
  偏偏有我在场,我从小到大就是一个比较邪的人,还喜欢挑开别人心理极限。
  旦哥走后,众兄弟商量车辆的问题,纷纷表示中档偏上的车里非日本车还真不太好找。我冷笑,“你们傻了吗,这么多年还不了解旦哥吗?他都说了不用日本车,你们还非要去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问,他自然要说不用。你看看结婚那天要是有日本车他用不用!有些事作就行了不必去问去说,大家要心神领会,不用换车”。众兄弟将信将疑,也没人再自找麻烦去再找车辆。
  婚礼那天,大家都在忙,旦哥为自己的新狼角色也忙得焦头烂额。后来据管车的大军说“十二辆车里有四辆日本车,旦哥也没说什么”。
  再后来,我们大家每次提这件事,都痛骂“旦哥你这鸟人”。旦哥只是嘿嘿的笑。
  婚礼结束后,旦哥卖掉了我们当地的140个平方的新房子,然后父母凑了些钱,他也办了个贷款终于在北京的通州买了个80平方米的旧房子。
  我们同学们每次喝酒多了,就给旦哥打电话“我们五个人在北京西站了,你来接我们吧,再给我们安排一下食宿”。就算明知是玩笑,旦哥都不敢大意,要么说他在天津要么说别的。
  有时候,我就想为什么很多人明明在大城市生活压力很大,还都要拼了命的往那里钻?明明知道自己不适合,但是还不肯回归?其实在二线三线城市生活也是很不错的。也许是思维方式的不同。
  在股市,明明我们不快乐为什么还要在?( 原创:清华紫光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