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都已经改成铜陵有色,但叫惯了,不好改,也许下次再买的时候,会改的,但那是以后的事了。

最后一次说铜都,是因为的确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大幕已落下,所有的故事都已经结束,如果还有尾声的话,可以简单概括成,经过一次浩劫,尸横遍野(堆积一堆套牢盘),铜都已经没有庄家,股价顺流而下,等到跌得差不多了,会有人来收拾河山,重新坐庄,那时就是真正的铜陵有色的时代了。


这是一个出乎预料的结果,因为我其实一直看好铜都,我预测的铜都价位,在我心里,没有说出过,现在也没必要说了,免得被人用来当枪使。


也是必然的结果。


股市就是股市,总是以某些人的利益最大化而实现整体利益最小化,就像一个小造纸厂为当地带来了不少的利润,而最后造成的污染,毁了环境,治理环境、消除对子孙后代的隐患所花费的成本远大于眼前的收益,总的社会效益其实是最小化的一样。


这怪不得谁,当然也怪不得庄家,游戏规则如此,中国股市16年,反反复复说的其实是同一个故事,只不过当初死在那的是一群老股民,包括我,现在是一群新股民,也许有些人会从此学会炒股,以后也变成不空仓。


不得不告别铜都,不止是由于铜都这一名词已成历史。


在铜都近来的热热闹闹之中,我写了不少有关铜都的文章,除了“不得不说风险”,其余都是没什么值得说的,不过都是怎么怎么换的庄,哪一个庄家是怎么回事,当个故事看还是有点意思的。


有人不理解,为什么我总是在编故事,有些东西是不方便说太多的,没有必要给自己太多的麻烦,我也没有收徒的打算,用不着把自己的内功心法公告天下。


提示一下,有谁知道,9.20收盘时,29.004万手是对倒,还是真实交易,如果是真实交易,是谁卖出来的?


有人会说,问这样的问题有什么用?


如果回答不了这样的问题,就无法说明我为什么会在大家一致看好铜都的时候,发出警告不能追高,而且说“跌下来就没底了,没人护盘”,事实上,截止到今天,突破29.00之后,所有跟进的,几乎全部被套。


我想是由于我也是个散户,不想看见那么多人被人家宰割,才不得不出手。


所以我说“不得不说风险”,是我所有文章中最好的一篇就是这个道理。


吧里那个叫价值投资的小女子,现在大家都知道她是什么人了,我这一阵很少在吧里说话了,竟在第一时间,两次和她直接交手,一次是她自己以小女子价值投资的名字第一次发贴,一次是我们俩人在“炒条裤子穿”那里,说真的,那些小托,我还真是不屑一顾的,和她交手,某种程度上,有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有人说我太敏感了,不是的,全线被套,事后再说还有什么用。


就连“炒条裤子穿”自己,怕是也没明白我和价值投资为什么会一起去他那里。


回过头来,说告别铜都,也是一种留恋,也是一种无奈。


但愿这一切都随风而逝。


经常有人要我荐股,我说一是水平不够,怕误导。二是投资、投机理念不一定相同,长线、短线手法不一定不同,怕误事。三是荐股的人有两类,要么是以此为职业的,如股评家,要么是为庄家服务的,都是有收益的,我没有收益自然不荐股。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我在一本书里读过这样一句话,即使是天使,也只是帮助那些处于困厄之境的人。


我不是天使,也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我帮助不了处于困厄之境的人,我能做的只是让我身边的人减少点危险,提醒他们不赴困厄之境,至于帮助那些通过炒股致富的人,我的能力实在是不够的。


炒股,是人性缺点暴露最多的时候,想要不失败,只有自己学习、锻炼自己的眼力,才能有所收获,看看29.00以上套着的那些散户,最好的解决办法,不是庄家发善心,而是要他们自己学会不去买套。


随风而逝。